浮圖緣 #王鶴棣 #陳鈺琪 主演

首圖

 

 

王鶴棣真的很可以!!!

王鶴棣因演出《蒼蘭訣》爆紅,

進而躍升流量男星之列,

不僅洗刷先前「古裝醜男」的罵名,

影視資源、商務資源更是接到手軟,

與陳鈺琪合演宮廷新戲《浮圖緣》,

未演先轟動,令各路粉絲期待不已,

站內預約人數都已經超過300萬,

足以看出觀眾對王鶴棣的喜愛與期待,

完全爆款預定!

 

站內預約破300萬

 

劇情改編自尤四姐的小說《浮圖塔》,

講述與福王策劃宮變,助其登上帝位,

本應殉葬的才人步音樓,因皇帝看中,

被肖鐸所救,被安置在肖府,

兩人朝夕相處、漸生情愫,

但是前路重重阻礙,肖鐸的真實身份、

南苑王的威脅、宮中皇帝的打壓,

原本相愛的兩人隱忍相思,

展開了一段苦不自勝的虐心過程。

 

海報1

 

王鶴棣飾演昭定司掌印「肖鐸」,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宦,

內宮各處、朝堂百官均由他監管,

他的話甚至比聖旨更重要,

但其實他也有秘密,他是假太監,

為了幫弟弟報仇才潛伏宮中,

應新君慕容高鞏的請求,

救下即將殉葬的朝天女步音樓,

二人因此結緣情愫漸生,

卻因種種原因只得將感情深藏。

 

王鶴棣2

自帶bking氣質的王鶴棣,

以《流星花園》道明寺一角聲名大噪,

之後在眾多綜藝節目中也圈粉不少,

並陸續出演《將夜2》《遇龍

《理智派生活》等劇,表現還算可以,

無論現代裝和古裝都挺帥氣,

近期又憑著《蒼蘭訣》人氣飆升,

成功晉升成新生代「頂流男神」。

 

王鶴棣

 

這次飾演權傾朝野的假太監,

雖然與霸氣的月尊形象有點違和,

不過從釋出的預告來看,

王鶴棣演繹的肖鐸十分貼合原著人物,

陰狠瘋批又帶有莫名的蘇感,

與何潤東、曾黎等實力派飆演技,

非但沒有屈下風,反而直線上升,

已經等不及要追劇了!

 

@王鶴棣2

 

陳鈺琪飾演女主「步音樓」,

樂觀積極、純真善良的才人,

本當和先帝一起殉葬,

被肖鐸所救,被安置在肖府,

更是被追封了太妃名銜,

兩人開始有更多的相處,

從互相利用到惺惺相惜,

在宮中攜手化解各種難關。

 

陳鈺琪

外形明麗可人的陳鈺琪,

是簽約唐嫣工作室的首位藝人,

早前憑著 《錦繡未央

香蜜沉沉燼如霜》 《倚天屠龍記

幾部爆款劇的女配闖出頭,

古裝扮相和靈動的演技都備受喜愛。

 

陳鈺琪3

 

但這幾年主演的幾部劇卻反響平平,

尤其《月上重火》《兩世歡

鏡雙城》《昔有琉璃瓦

超時空羅曼史》演技僵硬不自然,

而且與誰都激盪不出CP感,

這點讓粉絲很擔心會影響收視,

也怕好不容易沸騰起來的棣棣會被拖垮,

希望這部劇中能有突破吧!

 

@陳鈺琪2

 

值得一提的是,

導演吳強曾執導過《克拉戀人》

人間至味是清歡》《雙世寵妃》

《奈何boss要娶我》《奈何boss又如何

《將軍家的小娘子》《烏鴉小姐與蜥蜴先生

程序員那麼可愛》《許純純的茶花運》等,

以風趣高甜的古裝及細膩的情感劇見長,

對於打造小甜劇有不少心得,

可以期待劇中的高甜畫面,

而編劇李晶淩曾打造過《上陽賦

武動乾坤》《蜀山戰紀》

天醒之路》《與君初相識》等劇,

代表作市場成績有目共睹,

相信此次強強聯手定會讓人眼前一亮。

 

CP1

《浮圖緣》

英文:Forbidden Love,

由愛奇藝、稻草熊影業、想好文化聯合出品,

吳強執導,李晶凌、肖鷗凌、張煦編劇,

王鶴棣、陳鈺琪、何潤東、曾黎領銜主演,

鶴男、王櫟鑫、關暢、韓浩天主演,

張子健、施羽、張紹剛、

康亢、安唯綾特別出演。

劇情改編自尤四姐的小說《浮圖塔》,

講述權傾朝野的掌印督主肖鐸、

愛財惜命的鹹魚才人步音樓,

驚心動魄相遇,在宮牆內、

亂世中相互救贖,追求愛與自由的故事。

2021月6月30日開機,

同年10月1日圓滿殺青,

2022年12月27日在愛奇藝播出。

 

首圖1

 

  播出資訊

12月27日起,

WeTV 愛奇藝 全網首播

VIP會員每日20:00更新2集,

非會員每日20:00各更新1集,

1月4日起,

VIP會員每週日至週二20:00更新2集,

非會員每週日至週四20:00更新1集。

 

追劇日曆

 

劇情簡介

大鄴封建王朝,權傾朝野的掌印太監肖鐸與福王策劃宮變,助其登上帝位。本應殉葬的才人步音樓,因被福王看中,所以就讓肖鐸暗箱操作將步音樓救出。不過為了不受人議論,剛登基的福王並沒有立即要了步音樓,而是暫交給肖鐸照料,後被安置在肖府。兩人朝夕相處,漸生情愫,但礙於身份,只得將感情深藏。肖鐸下江南督辦與外邦的綢緞交易,音樓隨其南下探親,期間兩人相愛無法自拔,終於表露心跡,但是前路重重阻礙,肖鐸的真實身份、南苑王的威脅、宮中皇帝的打壓,一個閃失便會引來殺身之禍。音樓為大局犧牲自己,決意入宮,不明就理的肖鐸對她產生誤會,原本相愛的人隱忍相思,苦不自勝,究竟兩人之間的命運又是如何呢?

 

劇照

角色介紹

肖鐸/肖丞  (王鶴棣 飾演)

昭定司掌印,對內執掌內廷,對外監察百官,原本有一個雙胞胎弟弟,在入宮之後成了一名太監,後來更慘遭他人活活打死,在那之後,哥哥頂替弟弟太監的身份,並沿用「肖鐸」這個名字,想要找出真兇。進宮之後,肖鐸靠著自己的才能,一路青雲直上,當上最大最強的太監,也因為有了他的幫助,原本的福王才能宮變成功,當上大鄴的新皇帝。

 

@王鶴棣1

 

步音樓  (陳鈺琪 飾演)

太傅之女,機靈俠義,大智若愚,自帶錦鯉,可惜因為父親的偏愛,替代嫡女入宮選秀而被封為才人,但尚未得到聖寵皇帝就駕崩,又不得不成為朝天女,本應為先帝殉葬,因為年幼時曾幫助過福王,成為他心中的白月光,福王為了救她,拜託了肖鐸,而肖鐸救下她之後,兩個人日久生情。

 

@陳鈺琪1

 

慕容高鞏  (何潤東 飾演)

福王,與先皇是兄弟關係,表面溫潤如玉,實則城府極深,暗中與掌印太監肖鐸策劃宮變,順利登上帝位,前期沒啥大志向和抱負,加上之前的承諾及對肖鐸的忌憚,所以很聽肖鐸的話,後期因為發現自己深愛的步音樓喜歡的竟是肖鐸,嫉妒讓他產生仇恨,再加上周圍人的挑唆,不願再做傀儡,想要搶回步音樓和安榮的愛,想要做真正大權在握的皇帝。

 

@何潤東1

榮安皇后  (曾黎 飾演)

出身高貴,父親是文華殿大學士,母親是彭城郡主,如此出身,讓她的臉上更有自矜身份的貴重,精緻雍容、有權有勢,令人心生敬畏,一心想登太后之位,奪得愛慕男人,可榮王被暗殺,不能如願做皇太后,只能黯然退場,但是她並不甘心,肖鐸之前對她曾是畢恭畢敬,轉頭就另謀高枝,所以她對肖鐸又愛又恨,各種使絆子,抓音樓的把柄。

 

@曾黎1

 

曹春盎  (王櫟鑫 飾演)

昭定司的隨堂太監,也是肖鐸的心腹,知道肖鐸的真實身份,心甘情願為肖鐸賣命,對肖鐸忠心不二。為人聰明機靈,辦事果敢靠譜,不光助攻能力強,還是補刀小能手,時不時的調侃肖鐸幾句。他除了是肖鐸的助手外,平常還是和補刀小能手,時不時的調侃肖鐸幾句。

 

@王櫟鑫1

 

彤雲  (鶴男 飾演)

步音樓的貼身婢女,可愛呆萌、知冷知熱,一心一意服侍步音樓,兩人看似是主僕關係,實則是一對好姐妹,共同經歷了榮辱。

 

@鶴男1

慕容婉婉  (關暢 飾演)

合德帝姬,慕容高鞏的妹妹,凝香一抹自高台,帝姬英姿颯遝來。

 

@關暢

 

宇文良序  (韓浩天 飾演)

西蜀王爺,從西蜀到大鄴,立志做好一個暖男。

 

@韓浩天

 

附上人物關係圖給大家參考,

以便更清楚了解這些主角的關係,

追劇更加輕鬆哦!

 

人物關係圖

《浮圖緣》首發預告

 

 

《浮圖緣》定檔預告:

王鶴棣、陳鈺琪 全面開啟浮圖劇本殺

 

 

《浮圖緣》終極預告:

王鶴棣X陳鈺琪 開啟雙向救贖

 

第1集劇情  你說我夠不夠資格

大鄴王朝隆化十一年,元貞皇帝駕崩,皇位空懸。年輕的昭定司掌印肖鐸帶手下曹春盎、佘七郎,以雷霆手段操持元貞皇帝的身後事,並依宮規下令殉葬的朝天女當日上路。才人步音樓匆匆趕回住所,想在偷溜前為侍女彤雲尋一去處,卻不想彤雲不知內情,暗中為她向步府求助。逃脫不及,步音樓還是被押往擷翠苑。擷翠苑中,被選為朝天女的妃嬪們聽聞此消息痛哭,步音樓卻在後悔為何早膳不大方打點一下,讓自己吃好點。與此同時,大學士周承德帶領一眾大臣在殿前示威,肖鐸以雷霆時段制伏眾人。朝天女殉葬時辰將至,步音樓一直未曾放棄自救,她父親雖為太傅,然而她為庶女,家中唯一真心為她的只有親娘,所以她沒打算靠家中相救。另一邊,後宮最尊貴的皇后所在——鳳儀宮裡,榮安皇后私下處死邵貴妃,計畫令其年幼兒子榮王繼位。榮安皇后雖戀慕肖鐸,卻亦忌憚肖鐸,暗中聯絡南苑王宇文良時趕往京中攝政。昭定司內,肖鐸正祭奠一無字碑,原來肖鐸曾有一相貌相同的弟弟,弟弟才是真正的肖鐸。數年前,弟弟死于宇文良時之手,多年來肖鐸一直伺機復仇。

 

第2集劇情  誰是步音樓

步音樓白綾套頸,命懸一線,危急時刻,肖鐸前來救下步音樓。步音樓醒來,不明白堂堂昭定司掌印為何前來救下自己這個小才人,心中忐忑。肖鐸卻看出步音樓從一開始就以種種方法自救,覺得她其實頗有智計。雖然步音樓入宮後連皇帝面都沒見著一回,但肖鐸也給她指了個太妃位份——貞順端妃。肖鐸代去看望步音樓,被步音樓誤會看上自己,裝瘋賣傻希望惹肖鐸嫌棄,反讓肖鐸誤會她故意扮豬吃老虎。肖鐸將救下步音樓之事告知福王,並讓福王兌現承諾——同意助肖鐸庇護榮王,福王也可借此獲得力量,真正保護他所關心的步音樓,但榮安皇后早有戒備,寸步不離親自看護榮王。肖鐸分析,元貞皇帝大殮當夜,皇后須親率眾妃在上穹宮守靈,那時是從鳳儀宮帶走榮王的最好時機,然而還需一人拖住榮安皇后,為他們爭取時間。肖鐸想到一個最合適的人選,便是同樣要為元貞皇帝守靈的步音樓。肖鐸暗中與福王聯合,在鳳儀宮製造混亂。

 

第3集劇情  第一個打開它的女人

肖鐸成功將榮王劫出鳳儀宮。另一邊,步音樓迫於肖鐸給的壓力,為了將榮安皇后留在上穹宮靈堂,冒險將榮安皇后衣裙點著。其後,榮安皇后知曉榮王被劫,顧不上查處點著她衣裙之人,便匆匆帶人去尋榮王。步音樓猜到榮王被劫是肖鐸的計畫,未免自己被牽扯暴露,悄然趕往協助。她分析出肖鐸可能藏身在擷翠苑附近,趕到時正見榮王拒絕隨肖鐸離開。步音樓與肖鐸一唱一和,終讓榮王選擇信任肖鐸,卻在這時,榮安皇后帶人追查至此。步音樓主動挺身而出,一番插科打諢騙走榮安皇后,也令肖鐸、榮王得以安全撤離。但榮安皇后其後察覺被騙,欲對步音樓拷打逼問。危急時,福王之妹合德帝姬慕容婉婉以太后為藉口將步音樓救走。原來是肖鐸對步音樓心生不忍,請慕容婉婉前來救步音樓。步音樓認為肖鐸是覺自己有利用價值才會如此,反倒是她與慕容婉婉一見如故。肖鐸將榮王安頓於福王府上,並說服大臣改擁護福王攝政。榮安皇后得肖鐸手下閆蓀琅告密,知曉肖鐸已選擇站在自己對立面,於是暗中聯絡宇文良時入京相助。而肖鐸計畫趁機取宇文良時性命,為弟弟報仇。

第4集劇情  當然是討你的歡心呀

慕容高鞏回到福王府中,陷入過去的回憶。幼時在太傅府上,他被其他皇子欺負,被故意關於漆黑室內,他怕黑,萬分驚恐時正是幼年步音樓提著燈籠現身相救,從此他暗中關注步音樓,逐漸生出少年情愫,直至今日癡情若此。榮王卻在這時貪玩捉弄慕容高鞏,慕容高鞏受驚之下,失手推倒榮王令其意外身亡。肖鐸震怒,卻只能為慕容高鞏收拾殘局,設法撇乾淨慕容高鞏與榮王之死的關係,接著扶持眼下元貞皇帝的弟弟慕容高鞏登上帝位,穩定朝局。但肖鐸內心之中,因未能庇護好榮王而愧疚,更承受著外界惡意揣測,認定是他為了權勢故意殺死榮王。步音樓卻通過分析,相信榮王並非肖鐸所殺,肖鐸沒想到最明白自己之人竟是步音樓。步音樓看出他的失落,表示要帶他去一個地方。步音樓帶肖鐸前往尚膳監的菜園子,以其間萱草比喻肖鐸——萱草是因生活環境,為自保而帶有毒素,其實本身卻有獨一份的鮮甜,令肖鐸終是開懷。

 

第5集劇情  告訴你一個秘密

肖鐸如天降般出現,搭救步音樓,原來他知曉宮中消息後,選擇歸來為步音樓解圍。二人破了榮安皇后的局,肖鐸更設法迫使榮安皇后自請前往檀悉寺思過。但他的這個選擇,令宇文良時逃走,手下只帶回宇文良時的紈絝弟弟——宇文良序。肖鐸沒為難宇文良序,只派人暗中盯著。曹春盎不解肖鐸為何對步音樓心軟,為救她放棄復仇。其實對於肖鐸而言,宇文良時逃走固然令他憤怒失意,然而他並非天生的惡人,就如同那萱草,為了在這兇險朝局中生存,他才變成如今這般,失去曾經在宮外自己真正的面貌。這一夜,肖鐸醉酒,步音樓卻因擔心來尋他。步音樓察覺他為救自己耽誤重要之事,用一樹梨花哄他開心。漫天花雨中,此時的步音樓在肖鐸眼中便如梨花一般美好,肖鐸怦然心動。

 

第6集劇情  我就只有肖掌印您

肖鐸不願見二人親近,聽聞步音樓以太妃身份長期留於宮中,已引起針對她的流言蜚語,便想以此理由勸慕容高鞏和步音樓保持距離。不想步音樓反借此機會,說動慕容高鞏送自己前往皇陵,並為能離開後宮十分欣喜。肖鐸一番設計,反被步音樓自作主張設法離開,而步音樓居然沒有半分不捨,肖鐸鬱悶之下親自相送。肖鐸以奉命照看步音樓為名,約定下月十五再見,步音樓無奈應承。在肖鐸離開後,步音樓愉悅開始在皇陵的新生活。在皇陵中,她重遇舊識李美人。統管皇陵的劉公公對李美人有非分之想,李美人十分懼怕他。步音樓機智護下李美人,劉公公不悅,卻因肖鐸暗中命人關照步音樓,而不敢對她輕舉妄動。為發洩不滿,劉公公故意選李美人夜晚到皇陵地宮侍奉,那處據說陰森鬧鬼,李美人恐懼卻不敢違令,步音樓仗義主動提出相陪。步音樓帶著李美人在地宮享受先帝的龍床撒歡,然而地宮到底有幾分陰森,步音樓便教李美人念無數遍肖鐸的名字,靠其一身煞氣為她們鎮邪保平安。

第7集劇情  我穿這身當真能俊俏

原來肖鐸便是要利用宇文良序將這些暗樁引出來,徹底拔除宇文良時留在京中的眼線。肖鐸成功將假扮成雜耍班子的宇文良時手下捉拿。另一邊,劉公公見步音樓與李美人並不懼怕留在地宮,無奈將她們放出。劉公公私下再接近李美人,想強逼她成為自己對食。李美人即將受辱,步音樓趕到,用麻袋蒙頭將劉公公痛打一頓,更故意令其在眾人面前丟醜。劉公公未免醜事張揚,只得不再深究,吃下此悶虧。步音樓為李美人出了口惡氣,李美人對她感激依賴不已。之後,兩人在皇陵後山見到歷代低等妃嬪們荒蕪的墓園子,步音樓回憶起被父親禁錮一生的母親,迷茫是否女子都如雀鳥一般,註定無法自由掌控自己的命運?隨著她和肖鐸相約見面的十五將至,步音樓有些惶恐在皇陵惹出的動靜,是否會讓肖鐸不滿。經審問,肖鐸從暗樁處得知宇文良序身上有一塊與其兄長成對的和田玉,此玉如令牌一般可號令所有暗樁行事。肖鐸暗中計畫要設法將此玉弄到手。

 

第8集劇情  誰先開口誰是狗

慕容婉婉考慮到此玉關係重大,以防宇文良序後悔將之討回,讓肖鐸暗中做了一枚偽造的,真的則留在自己手上,適時還給宇文良序。肖鐸感激慕容婉婉相助,其後再趕往皇陵,卻因下雨耽誤腳程,步音樓等不到他已然回到住處。肖鐸悄然潛至步音樓住處,卻不料步音樓因為他沒來反倒十分高興,肖鐸頓時不悅,步音樓嚇得不敢說話,肖鐸卻反倒向她道歉。在她的驚詫之下,肖鐸甚至設法將她帶出皇陵,留下曹春盎假扮步音樓掩人耳目,更以皇陵內起了傷寒疫病為藉口,避免別人發現異樣。原來肖鐸是想趁機帶步音樓去皇陵附近的步家老宅見娘親,可老宅內只有到此養病的步馭魯。步音樓從步馭魯口中知曉娘親被他送回步府。步馭魯更暗中試圖賄賂肖鐸,他對傳聞中慕容高鞏對步音樓有情之事樂見其成。步音樓深覺步馭魯在賣自己,強忍失落,拉著肖鐸難得放肆地瘋玩,享受片刻的自由。肖鐸見到步音樓與父親的相處,明白她這些年成長的不易,亦明白了她獨特性格的由來,對她更生心疼。

 

第9集劇情  不回宮,去您家

步音樓發現彤雲因淋雨生病,又因劉公公大肆斂取不義之財對其更生厭惡。她佯裝無意向劉公公透露自己的靠山是肖鐸,使得劉公公態度大變,不僅令彤雲得到醫治,還在吃穿用度上各種厚待,私下卻將帳全部算在肖鐸頭上。肖鐸正以假和田玉設計安插人手到宇文良時的暗樁據點之中,而這時皇陵中劉公公送來步音樓的帳單,肖鐸猜出她應是遇到難處,趕往探望。此刻皇陵中,劉公公命李美人試探步音樓,他懷疑步音樓故意編造和肖鐸的關係,對步音樓發難。慕容高鞏這時來見步音樓,盛怒下令將劉公公杖斃,令步音樓受驚,肖鐸及時趕來平息亂局。慕容高鞏要求步音樓即刻隨自己回宮,肖鐸暗中給步音樓支招,讓她故意在慕容高鞏面前顯露粗鄙一面,令慕容高鞏怯步。隨後肖鐸再勸說慕容高鞏,令他同意讓步音樓先在肖鐸府上接受禮儀調教,延緩入宮。步音樓得此消息十分欣喜。肖鐸計畫在陵祭上,讓步音樓以太妃之名奉先帝衣冠出陵,趁機離開。

第10集劇情  乾爹喜好吃花

回京後,步音樓住到了肖鐸府上,不僅獲得短暫宮外的自由,肖鐸還將宮中那株梨樹移植到她院落中相陪。肖鐸亦暗中尋慕容婉婉相助,希望她以皇妹的身份勸說慕容高鞏放棄對步音樓的執念,卻未料宇文良序假扮成宮女跟隨慕容婉婉而來,引發混亂。在被肖鐸揭破後,宇文良序當眾說出心悅慕容婉婉,令慕容婉婉又氣又尷尬。這日,肖鐸外出查封宇文良時的一處暗樁,慕容高鞏的貼身宦官孫泰清暗自做主,派宮中陳嬤嬤到肖鐸府上給步音樓立規矩。慕容婉婉勸說慕容高鞏的努力失敗,她告訴肖鐸,如今的慕容高鞏已然為帝,他的心意已非輕易可被撼動。她更指出肖鐸的改變,她與肖鐸都適應這宮廷才得以生存,肖鐸如今卻要為步音樓爭一份自由。肖鐸說出對步音樓的不忍,卻也明白這份自由有多麼奢侈難求。步音樓誤會陳嬤嬤是肖鐸派來的,暗中氣悶,對陳嬤嬤敷衍應對,意外將之激怒。肖鐸歸來時,正見步音樓為躲避嬤嬤責罰,摔倒受傷。肖鐸怒而趕走陳嬤嬤,正欲對步音樓解釋時,慕容高鞏知情趕來,肖鐸只得先去接待。

 

第11集劇情  別打肖掌印主意

步音樓出於賭氣,第二日主動去夢廬,並成功打動夢解語成為其弟子,住進夢廬學習鼓上舞。肖鐸被步音樓激起脾氣,並不阻攔,私下卻派曹春盎隨時彙報。沒想到步音樓竟在夢廬遇到宇文良序,原來他為打動慕容婉婉芳心,也拜夢解語為師。步音樓並不相信宇文良序的說辭,擔憂他在暗中計畫陰謀針對肖鐸,於是主動接近宇文良序,表面相助他追求慕容婉婉,其實想查清他的真實圖謀。步音樓一邊在夢解語的魔鬼訓練下苦練鼓上舞,一邊全程目睹宇文良序一系列為討慕容婉婉歡心卻踢到鐵板的慘烈事蹟。肖鐸不知步音樓接近宇文良序的真意,更不喜步音樓在夢廬,下令要禁止一眾教坊司營業,令夢解語煩惱不已。最終,慕容婉婉被宇文良序一番赤子熱誠打動,對他放下一絲心防。步音樓鼓上舞的練習亦小有所成,同時她確認了宇文良序原來真的只是個癡情種,於是讓彤雲攔住曹春盎,讓他將此試探結果帶給肖鐸。肖鐸這才知曉步音樓是為了他才接近宇文良序,一時十分感動,決定將步音樓接回府中,卻不知此刻夢解語為了解決他下達的禁令,命步音樓代她去花窗見客。

 

第12集劇情  我發現掌印覬覦我

肖鐸知曉步音樓代夢解語花窗見客,大為氣悶,卻拉不下面子去見步音樓,煩悶不已。另一邊,夢解語夜間撫琴,步音樓回憶曾經娘親希冀她長大後可覓得真心之人,可步音樓對此十分迷茫與不確定。宇文良序這段日子按照夢解語支的招,故意不再找慕容婉婉,反讓慕容婉婉在意起他來。慕容婉婉到夢廬尋宇文良序,意外知曉宇文良序向夢解語學習勾引她之事,氣得對他一頓痛揍。另一邊,肖鐸終於忍耐不住,硬闖夢廬,撞見正在獨練鼓上舞的步音樓,被她的舞姿所驚豔。步音樓見到肖鐸的一瞬,心慌跌落鼓面,肖鐸護住她一同跌倒,二人親近之間卻被夢解語撞個正著,步音樓打岔掩飾過尷尬。事後,步音樓回想肖鐸的動情,再度懷疑他喜歡自己,百般想驗證肖鐸對自己的心思。正值宇文良序想利用上元燈節約慕容婉婉相見,想方設法讓她對自己消氣。步音樓打包票為他去求肖鐸協助,肖鐸表面拒絕,暗中卻還是幫了她。節日當天,宇文良序一番設計,終成功令慕容婉婉動容。

第13集劇情  我當然需要你了

步音樓帶肖鐸去放河燈,安慰肖鐸這世間還有許多人需要他,包括她自己。一番下來,肖鐸更是心動,然而慕容高鞏突然出現打斷了一切美好。肖鐸目睹慕容高鞏與步音樓親密,妒意暗生。之前逃脫的宇文良時的細作更在這時發難,混亂中步音樓為保護慕容高鞏受了輕傷,慕容高鞏因此再不放心將步音樓留在宮外,命她儘快入宮。肖鐸憂慮如何再次勸說慕容高鞏改變心意,讓步音樓不必入宮。這時他發現步音閣與步夫人因宇文良時失勢,而想毀棄步音閣與宇文良時的婚約。肖鐸對慕容高鞏提議應坐實此樁婚事,再以送嫁之名派人前往西蜀,徹底拔除宇文良時的勢力。同時,肖鐸以宇文良時威脅在側的理由,試圖說服慕容高鞏不要在此時讓步音樓入宮。慕容高鞏不滿拒絕,他登上帝位後心態已然不同,並開始忌憚肖鐸威信更盛於自己,於是下令讓肖鐸去做這送嫁之人,其實是想讓肖鐸與宇文良時兩敗俱傷,趁機鞏固自己的權勢。肖鐸察覺慕容高鞏的企圖,一時亦無法說服對方,此事陷於僵局。步府中,步音閣和步夫人卻打上步音樓的主意,設法以步音樓娘親的名義騙步音樓入府,趁機想讓她再次替嫁。

 

第14集劇情  音樓,到家了

步音樓與肖鐸趕回福水鎮,查探步音樓娘親真實狀況,方知之前被父親步馭魯欺騙,娘親早在她入宮不久便病逝。步音樓萬般心痛,當日步夫人為逼她代替步音閣入宮,用娘親性命威脅,可如今她還是與娘親天人永隔。步音樓回到步府,在肖鐸相助下,她迫使步馭魯休妻,並令步音閣必須出嫁,承擔本該屬於她的命運。因步府鬧了這一齣,外間盛傳慕容高鞏將身為前朝妃嬪的步音樓金屋藏嬌的流言。肖鐸查出是榮安皇后在背後散佈,他卻正好利用此點,設法與步音樓配合,讓慕容高鞏為了自己的名聲,同意將步音樓暫時送離京城躲避風頭。步音樓因而得到應許,可隨肖鐸一同前往西蜀送嫁。慕容高鞏暗中欲利用肖鐸離京的機會,試圖真正掌控權勢。肖鐸知其私心卻並不在意,因為他真正在意的只有宇文良時,他要為弟弟之死討一個公道。到了步音樓、肖鐸啟程西蜀的日子,步音樓面對步音閣不再隱忍,將對方的欺負悉數奉還。而在步音樓暈船時,肖鐸親自為她按摩,悉心照顧,氣氛一度曖昧。

 

第15集劇情  有你已經很暖和了

慕容高鞏移居檀悉寺安神,榮安最終以為慕容高鞏點香燃燈,治癒其頭疼幻覺之功,得以回宮,她勢必再掀風波。步音樓、肖鐸在船上遭殺手潛伏暗殺。肖鐸為護步音樓中箭跌落江中,步音樓捨身追隨而下。兩人漂到岸邊,步音樓帶著負傷昏迷的肖鐸藏於江邊小屋,意外發現他隨身帶的抑制鬍鬚生長的藥,誤會是補藥,逼迫肖鐸吃下數粒,鬧出一番烏龍。其後二人暫避小屋令肖鐸休養,度過短暫隱居生活,其間點滴生活中的小快樂與心動是二人難得放鬆的獨處時光。待彤雲、曹春盎帶人尋來時,步音樓為要離開此處生出不捨。此番遭遇暗殺,肖鐸已然推測出是宇文良時暗中策劃。肖鐸決定借此番落江,造成自己身死的假像,再從暗處接觸隱先生,希望通過他找到宇文良時的罪證,令其失勢再取其性命。另一邊,皇城中,宇文良序受兄長連累,如今被慕容高鞏軟禁起來,慕容婉婉為他說情卻不成功。即將進入西蜀宇文良時的地盤,為此,肖鐸早便做好捨命的準備,但如今卻因步音樓而有所猶豫。

第16集劇情  我來找你睡覺

宇文良時仍對肖鐸「落江身死」心存疑慮,命手下暗殺肖鐸,與此同時,肖鐸已經與步音樓假扮夫妻悄悄進入西蜀錦官城。慕容婉婉最終違背慕容高鞏,私下去見宇文良序,並對他坦誠其實自己也喜歡他。慕容婉婉暗中決定即使短暫也好,也要真心去愛一次。肖鐸因為步音樓漸漸生出惜命的念頭,放棄刺殺,決定不再一心捨命復仇,而是決定抓到宇文良時真正的罪證,讓他認罪伏法。肖鐸主動現身南苑王府,宇文良時發現其不易對付,於是暗中向榮安皇后傳信要求協助,希望她可告知肖鐸的破綻。進入西蜀後,步音樓也找到多年未見的表哥,沒想到竟是連城公子,他雖算是宇文良時的人,但對步音樓亦有兄長情誼。肖鐸趕來,誤會步音樓與連城公子親近,好一番吃醋。肖鐸將江邊小院裝扮一新,與步音樓暫住其中。這時,肖鐸弟弟過去在宮中的戀人——宮女秋月白現身,榮安皇后決定將此女掌控於手中,加以利用。步音樓與肖鐸不知曉這一切,仍在西蜀享受難得的放鬆時光。而步音樓帶肖鐸體驗真正的西蜀美味,滿滿是活色生香的人間煙火氣。

 

第17集劇情  賠我個美人

宇文良時聽說肖鐸住在江邊別院,送來幾位美人,想利用她們留在肖鐸身邊當眼線。肖鐸猜出宇文良時的用意,覺得正好可利用這些美人對宇文良時混淆視聽。步音樓十分不樂意讓美人們接近肖鐸,一番設計讓美人們誤會肖鐸真如傳聞那般可怕,紛紛逃離別院。肖鐸看出步音樓對自己的在意,從善如流將美人們送還給宇文良時。而另一邊,慕容高鞏在京中漸漸掌握帝王心術,讓慕容婉婉暗中心驚。西蜀之中,步音樓作為太妃,負責操持步音閣與宇文良時的婚禮。這場婚禮讓步音樓、肖鐸皆生出感慨,他們各自暗含對彼此的情誼,然而他們的身份使然,兩人都沒有如普通人一般與心愛之人結合的權利。成婚當夜,步音閣受到宇文良時的冷落,耍性子卻反被宇文良時教訓。步音閣明白了如今她的一切皆需仰仗宇文良時,為了求和示好,她說出懷疑步音樓和肖鐸有情之事。宇文良時半信半疑,但覺得這是一個挑撥肖鐸和慕容高鞏關係的絕佳把柄。宇文良時趁肖鐸不在江邊小院時,設計將步音樓獨自一人邀請到王府與步音閣敘舊。

 

第18集劇情  肖鐸是狐狸精

宇文良時今日一番算計落空,不僅肖鐸不露異樣,步音閣的試探也全然失敗,他震怒之下命人將步音閣罰入祠堂思過。這時,宇文良時得到榮安皇后的消息,知她將肖鐸「昔日戀人」秋月白送到西蜀,決定利用秋月白,將她送到肖鐸身邊作為自己的眼線。肖鐸意識到自己對步音樓的感情,極可能令她陷入危險。為了保護步音樓,他強迫自己與步音樓保持距離,甚至避而不見。步音樓察覺肖鐸的冷落,數次想接近他卻被拒絕。氣憤之下,她索性去酩酊樓消遣,見表哥連城公子。知道消息的肖鐸坐不住,暗中跟了過去,被步音樓發現後又不肯承認,令步音樓十分鬱悶。而私底下,肖鐸忍不住夜晚守護在步音樓窗外,見到花朝節上的胭脂為步音樓買下,卻猶豫不敢相送。秋月白不知自己被人利用,當她見到肖鐸時喊出一聲對方的乳名,讓肖鐸意識到她是自己弟弟的故人。然而肖鐸也察覺出秋月白的突然出現,背後並不簡單,只能暫時將人安頓下來,再細查背後圖謀之人。

第19集劇情  說了喜歡我便是我的人

步音樓意外撞破秋月白將藥粉灑入送給肖鐸的甜湯。她察覺有問題,到肖鐸面前阻攔他喝下甜湯。其實肖鐸已然探查出秋月白的計畫,準備將計就計引出秋月白幕後之人,因而他假意不信步音樓之言,讓人將步音樓帶走,更要喝下甜湯。步音樓情急之下,搶過甜湯自己喝了下去。下一刻,她便虛弱倒地。肖鐸大急,召集全城大夫救治步音樓。大夫們懼於他的壓力,只能出言拖延肖鐸。待大夫們離開,肖鐸獨自照顧步音樓。經過這一遭,他終是明白自己無法放開步音樓,無論未來如何,他都再不願放棄她。原來因連城公子不願步音樓為肖鐸傷心,暗中將秋月白的毒藥換成容易上火的補藥。步音樓一時灌下,受不住補藥功效才吐血,如今身體雖虛弱卻並無大礙。肖鐸終於對步音樓坦誠自己最大的秘密——他本名肖丞,是肖鐸的同胞哥哥。肖鐸告訴步音樓,當年弟弟入宮為宦官,卻在一次出宮時身亡。弟弟死時手中攥緊一條華貴絲絛,應為兇手所有,而當日只有宇文良時的馬車經過弟弟身死之處,因而讓肖鐸確定他是害死弟弟之人。

 

第20集劇情  我們成親吧

西蜀之中,步音樓意外發現肖鐸用以抑制鬍鬚生長的藥,懷疑肖鐸不是真宦官。肖鐸開始計畫收網,他利用宇文良時與其手下將軍趙瀾舟之間的矛盾與不信任,設法讓趙瀾舟與宇文良時決裂。趙瀾舟主動交代了宇文良時販賣私鹽、私造兵器的罪證,更交出可作為證人的武器工匠。宇文良時再難抵賴,被迫束手就擒。肖鐸和宇文良時私下對質,卻驚詫發現當年弟弟手中的絲絛並非宇文良時所有。步音樓在江邊小院焦急等待肖鐸歸來,原來步音樓終於知曉肖鐸並非真宦官。肖鐸明知有諸多掣肘,還是動了想和步音樓成親的心思,然而在此之前,他必須先除去宇文良時的威脅,沒想到宇文良時並非害死弟弟之人。一時間肖鐸萬分低落,他籌謀多年,竟然如今連仇人是誰也不知。步音樓開解並撫慰他的內心,肖鐸終是向步音樓求娶,兩人以天地為證,舉行只有他們二人的婚禮,結為夫婦。慕容高鞏卻在這時趕至西蜀,宇文良時看出慕容高鞏對肖鐸的忌憚,加之利用逃過死罪,同時他籌謀著待慕容高鞏對付肖鐸之時,便是他東山再起的機會。

 

第21集劇情  我們私奔

慕容高鞏決意帶步音樓回宮,下令肖鐸留在西蜀剿匪,不准歸京。肖鐸決定冒險帶步音樓私奔,更決心即便他自己無法全身而退,也要拼死讓步音樓自由。可步音樓察覺慕容高鞏暗中提拔當年其母妃的侍衛統領于尊,且戒備步音樓會設法離開,下令于尊一旦有人試圖帶步音樓走,便暗中射殺。步音樓為了肖鐸安危,被迫選擇留在馬車上隨慕容高鞏離開。肖鐸不知她的苦衷,一時萬般傷心失意。步音樓回到皇宮,她認為自己唯一能為肖鐸做的,便是幫他查出真正仇人的身份。步音樓推測此人極可能是宇文良時藏在京中最後的暗棋,而她唯一可問詢的突破口便是和宇文良時交集頗深的榮安皇后。步音樓設法想接近榮安皇后,卻在這時得到今夜侍寢的命令。宇文良序得知宇文良時失勢,他為回西蜀不惜硬闖,卻受傷得不到醫治。慕容婉婉求助慕容高鞏無果反被斥責,只能前去找步音樓幫忙。

第22集劇情  只嫁過他一個足夠

原來步音樓托慕容婉婉拿來的是一種可毀人容顏的烈性藥,步音樓將藥下入酒中,希望喝下以後讓慕容高鞏從此厭惡自己。不料慕容高鞏突然到來,彤雲緊張之下弄出亂子,讓步音樓的計畫暴露。慕容高鞏盛怒之下,下令將彤雲杖責三十,罰入染織局。他還宣稱步音樓侍寢有功,封為端妃,故意將此令廣為散佈。皇宮中,榮安皇后知曉慕容高鞏和步音樓鬧出不快。她嫉恨步音樓,趁機說服慕容高鞏將步音樓送到孤立無援的皇家別院鹿鳴蒹葭,而她會設法讓步音樓對慕容高鞏低頭。作為條件,她要慕容高鞏將肖鐸送給自己,二人達成交易。肖鐸在西蜀擔憂步音樓,卻在這時得到步音樓侍寢封妃的消息,陷入絕望。榮安皇后到鹿鳴蒹葭,欲發洩私憤教訓步音樓。步音樓不惜自傷震懾榮安皇后,令其只得暫時退卻。同時步音樓覺得這正是機會,希望向榮安皇后問出肖鐸真正仇人的身份。

 

第23集劇情  我只要你

肖鐸加緊完成剿匪,得以歸京。他忍不住去探望步音樓,卻正碰上慕容高鞏帶賞賜來見步音樓。肖鐸失意離開,卻不知步音樓拒絕接受這些賞賜,也不願見慕容高鞏。慕容高鞏惱怒離開。京中有人故意散佈肖鐸「真皇帝」的名聲,激起慕容高鞏對肖鐸更深的忌憚。恰步馭魯前來表忠心,慕容高鞏提拔步馭魯分去肖鐸的職權,更命肖鐸前往榮安皇后宮中伺候,故意羞辱肖鐸。肖鐸面對慕容高鞏的羞辱打壓,隱忍不發。肖鐸去見榮安皇后,點破榮安皇后只將他當下人掌控與駕馭,他們之間並無所謂情誼。榮安皇后惱怒,認為肖鐸是因為步音樓才拒絕自己,暗中計畫要將步音樓引到宮外,趁機取其性命。肖鐸忍不住私下去見步音樓,甚至低頭表示就算被步音樓利用也好,他只想守護在她身邊。然而步音樓知曉如今形勢對肖鐸不利,更不願在此時讓他因自己陷入險境,狠心說出絕情之言,更將二人的相交說成是自己從頭到尾、處心積慮的接近與利用,令肖鐸大感受傷離去。

 

第24集劇情  她還好嗎

肖鐸發現自己的生活中已滿是步音樓的影子,糾結步音樓到底對自己可曾有過一分真心。曹春盎得知彤雲被罰去染織局的消息,趕去相救受苦的彤雲。彤雲險些說出步音樓「侍寢」當夜的真相,她及時打住,然而曹春盎已然懷疑。另一邊,步音樓通過素槐,發現榮安皇后要將自己騙出宮加害。她欣喜榮安皇后終於要行動,決定主動配合。然而慕容婉婉與宇文良序和好後,察覺榮安皇后欲對步音樓不利,一同趕來保護步音樓。佘七郎也奉肖鐸之命,暗中阻撓榮安皇后的計畫。步音樓萬般擔憂榮安皇后計畫受阻,導致自己無法見到對方,被迫拿出肖鐸送給自己的筒戒,以此號令佘七郎,終是成功引出榮安皇后,向她逼問出原來肖鐸弟弟遇害時,榮安皇后曾與宇文良時暗中相見,她便是到過如意巷的另一人。

第25集劇情  滿腹心機的小騙子

慕容婉婉帶人將榮安皇后送回宮,提點她今日之事如果公開,對任何人皆無好處。榮安皇后審時度勢,亦只好掩過一切。然而慕容婉婉從她話語間露出的端倪,發現步音樓和肖鐸私下有情,一時萬分驚訝。肖鐸得曹春盎彙報,前去向彤雲詢問步音樓到底隱瞞了自己什麼?彤雲最終說出步音樓根本不曾侍寢,她所做一切都是為了保護肖鐸,且她在幫肖鐸暗中查仇人的身份,肖鐸大為觸動。另一邊,慕容高鞏帶步音樓回鹿鳴蒹葭。此時的慕容高鞏愈發偏激,他將抓獲的連城公子帶到步音樓面前,殘忍殺死連城公子,逼迫步音樓從此聽話。肖鐸趕來見到大受打擊的步音樓,心痛不已。慕容高鞏想讓步音樓以端妃身份入後宮,然而朝中皆是反對之聲,他下令肖鐸為自己想對策。肖鐸提議以浴佛節為契機,讓步音樓獻上親手抄錄的佛經,憑此得賢良美名入宮。其實肖鐸暗中算好浴佛節當日有天狗食月的不祥徵兆,同時命人當日暗中偷走步音樓抄好的佛經,讓步音樓無經可獻,惹來太后不喜,堅決反對讓她入宮。

 

第26集劇情  我只皈依你

翌日,慕容高鞏在榮安皇后挑唆下,懷疑步音樓一夜未歸。當步音樓告別肖鐸回到住處之時,正見到沉著臉等她的慕容高鞏。慕容高鞏質問步音樓昨夜去了何處,更發現步音樓弄丟自己送她的木芙蓉項圈。危急之時,慕容婉婉趕來試圖為步音樓解圍,表示步音樓昨夜與自己在一起躲懶。慕容高鞏不信,然而榮安皇后帶著步音樓的木芙蓉項圈趕來,說此物是在慕容婉婉居所拾得,更故意要慕容高鞏責罰昨夜躲懶的二人,反徹底打消慕容高鞏對步音樓的懷疑。原來是肖鐸掌握了榮安皇后過往作惡的許多把柄,更不惜威脅與之魚死網破,令榮安皇后忌憚之下,只得前來助步音樓脫困。通過此番危機,步音樓發現慕容婉婉知道了自己與肖鐸的感情。慕容婉婉言辭上堅決反對二人在一起,但其實她已在不知不覺間被二人打動,逐漸軟化。肖鐸更堅定要帶步音樓離開皇宮的決心,他知曉曹春盎對彤雲的感情,鼓勵他勇敢行動守護心愛之人,曹春盎心中有所觸動。其後,步音樓成功得了慕容高鞏的赦令,將彤雲救出染織局。

 

第27集劇情  偷人啊

在榮安皇后暗中策動下,京城鬧出狐妖殺人事件,更隱隱將矛頭指向鹿鳴蒹葭。彤雲被迫按照榮安皇后的暗令,將一個匣子藏入步音樓住處。下一刻,奉慕容高鞏之命審理此案的步馭魯,率人入鹿鳴蒹葭搜查。步馭魯從步音樓住處搜出罪證,指向她是狐妖案背後的主謀。他同時抓獲彤雲,認為她是步音樓同夥。危急時肖鐸趕來,說服步馭魯將二人關入昭定司的詔獄。彤雲在詔獄中萬般痛苦,她拼命想保護步音樓,卻發現原來步音樓、肖鐸早知她被榮安皇后威脅,於是將計就計對付榮安皇后,且詔獄是肖鐸的地盤,步音樓在此根本不可能受苦。步音樓並沒有真心怪罪彤雲,彤雲大為感動。曹春盎一直默默陪伴彤雲,其實彤雲對曹春盎亦有心,反倒是曹春盎再不敢有非分之想。榮安皇后施壓,要求慕容高鞏將步音樓處死,慕容高鞏一時無計可施。肖鐸請命徹查此案,慕容高鞏此時不得不仰仗於他,只能同意。肖鐸的追查令榮安皇后陷入被動。

第28集劇情  我相信你不會害我

就在這時,榮安皇后發現了肖鐸並非真宦官的秘密,以此反要脅肖鐸親手毒殺步音樓。肖鐸被榮安皇后拿捏最大的把柄,被迫選擇犧牲步音樓。榮安皇后得意,卻不知此乃肖鐸、步音樓故意演的一場戲,他們令榮安皇后放鬆警惕,再設計成功揭破她乃狐妖案幕後真凶。榮安皇后被判死罪,更再無機會說出肖鐸的秘密。肖鐸終讓榮安皇后付出代價,步音樓卻隱隱對她便是肖鐸仇人之事帶有一絲不確定。肖鐸為慕容高鞏查出真凶,慕容高鞏卻依然挑刺,找藉口免除他昭定司掌印之職。肖鐸並不在意,即使沒有掌印頭銜,他也是昭定司實際的掌權者。彤雲被當成榮安皇后的同黨要被流放,當她以為要踏上流放之路時,聽聞今日是曹春盎喜納對食的日子。下一刻,彤雲被人劫持帶走。

 

第29集劇情  今夜你得陪我

步音樓與父親對質中發現步馭魯不僅是真凶,而且毫無悔改之意,他的冷酷無情令步音樓徹底失望,步馭魯也意識到這個女兒已經完全失控。看見肖鐸後,步音樓猶豫再三,還是決定幫助父親向肖鐸隱瞞。此時肖鐸也陷入兩難之境,他與步音樓亦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彼此,都揣著明白裝糊塗。此時,慕容高鞏來看望步音樓,緊急之下,步音樓將肖鐸藏起,驚險應付慕容高鞏。雖是將慕容高鞏矇騙過去,他們二人卻發現慕容高鞏欲將步音樓迎回後宮立為皇后的意圖。肖鐸萬分焦灼,殺還是不殺,他必須要儘快做出選擇,否則他恐怕再也無法帶步音樓離開。肖鐸設下埋伏欲暗殺步馭魯,步音樓發現肖鐸計畫,暗中設法阻止,欲把肖鐸灌醉將他留下無法前去刺殺。怎知肖鐸並未喝醉,反將步音樓鎖在鹿鳴蒹葭。待步音樓趕來時已然遲了,一口棺材正正擺在屋內。步音樓以為肖鐸當真殺了步馭魯,十分絕望,不料肖鐸根本沒殺步馭魯,他終是怕步音樓會傷心,改變了注意,兩人動情相擁。

 

第30集劇情  我絕不獨逃

宇文良時一改倨傲姿態,對慕容高鞏伏低做小,令慕容高鞏大悅。宇文良時趁機奏請與慕容高鞏同赴圍場圍獵,慕容高鞏不疑有他,撤去昭定司對圍場安防的管轄,交給步馭魯負責,卻不知步馭魯與宇文良時早已暗中聯手。此時,鹿鳴蒹葭迎來一位不速之客——步音閣。步音閣佯裝可憐,聲稱受宇文良時厭棄已無處可去,硬是住進了鹿鳴蒹葭。步音樓看穿步音閣不懷好意,卻不知她究竟有何圖謀。步音閣引慕容高鞏撞破步音樓偽裝生病拖延回宮的真相,又趁慕容高鞏失意之時,打扮得和步音樓如出一轍,故意製造偶遇勾引慕容高鞏。慕容高鞏因受步音樓刺激,故意寵倖步音閣,還命步音樓與步音閣一同去圍場伴駕。步音樓察覺肖鐸離京、宇文良時進京、步音閣承寵,這些事並非巧合,背後恐怕有人精心算計。慕容高鞏有些懷疑步音樓與肖鐸之間有瓜葛,一時卻也想不明白,他只想借著圍獵的機會,逼步音樓對他低頭。

第31集劇情  我怕你會死

慕容高鞏被困行宮,得知自己中了宇文良時與步馭魯的圈套,悔不當初。步音樓鎮住驚慌失措的朝臣與宮人,欲向身在皇陵的肖鐸求援,這時卻得知慕容高鞏忌憚肖鐸,竟早已派于尊前去監視截殺。逃出皇陵的肖鐸與于尊對上,于尊一箭正中肖鐸胸口。步音樓與慕容婉婉分頭合作,以身犯險喬裝逃出圍場送勤王詔書。步音樓趕到之時,以為肖鐸已死,萬分絕望,怎知肖鐸卻因為她送的玉牌擋住了致命一箭而死裡逃生,兩人終於再次相聚。步音樓拿出勤王詔書令于尊放棄截殺肖鐸,前往圍場救駕。步音樓與肖鐸本可趁亂逃走,但兩人為了天下太平,雙雙選擇同去救駕。另一邊,宇文良時與步馭魯殺入圍場,慕容婉婉假扮慕容高鞏將宇文良時引走,慕容高鞏則趁亂離開。宇文良時發現被騙,怒極欲殺慕容婉婉,宇文良序為救慕容婉婉,不惜與兄長刀劍相向,卻終是不敵。肖鐸及時率人趕到,大敗宇文良時,控制圍場。宇文良時自知大勢已去,欲以一死換宇文良序平安,自刎而亡,宇文良序悲痛欲絕。

 

第32集劇情  抱死物還不如抱我

肖鐸欲趁局勢混亂帶步音樓遠走高飛,在他的安排下,步音樓去見步馭魯最後一面,步馭魯卻冷酷到底,令步音樓徹底放下對父女親情的遺憾與奢望,決心與肖鐸儘早離開這座吞噬人的皇城。此時,慕容高鞏被診斷出因重傷而從此不能人道,肖鐸為杜絕流言,只有將慕容高鞏藏在鹿鳴蒹葭養傷。宇文良序雖保下性命,卻失去兄長,貶為庶人,日日頹喪飲酒。慕容婉婉悉心照料,卻被他逼走,因他無法面對她,也不願拖累她,只有狠心與她決裂。怎料慕容高鞏的性情越發乖戾殘暴,對肖鐸和步音樓卻是態度大變,更為依賴。步音樓既恐懼慕容高鞏,卻也對繼續矇騙他感到十分愧疚,暗中通過密道去找肖鐸。肖鐸安慰步音樓,告知明日逃走的計畫,卻不知慕容高鞏親眼目睹一切,終是發現了肖鐸假宦官的秘密與他們二人的私情。慕容高鞏心生恨意,要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接著,步音樓被慕容高鞏強行帶回後宮,被宮人嚴加看管。

 

第33集劇情  立端妃為后

肖鐸被擒下獄,步音樓十分擔憂肖鐸,但無論如何都得不到任何消息,亦見不到慕容高鞏。本該落罪的步音閣卻也出現在後宮,她向步音樓炫耀自己仍然深受寵愛,即將為后。步音樓感到莫名其妙,全然不知慕容高鞏意欲何為。此時慕容高鞏聲稱欲立步音閣為皇后,甚至荒唐的命步音閣殿上起舞,引發太后與朝臣憤怒反對,他借此聲東擊西,改口立步音樓為皇后。步音樓這才明白,這是慕容高鞏的報復,他要把她困死在皇城。而慘遭利用的步音閣則被毀容,打入浣衣局。慕容高鞏故意帶步音樓去見受盡酷刑的肖鐸,在肖鐸面前大加炫耀。步音樓與肖鐸皆痛苦不堪,卻又無可奈何。慕容婉婉意欲勸阻瘋狂的慕容高鞏,慕容高鞏對慕容婉婉的欺瞞十分憤怒,拿宇文良序的性命威脅她,逼她從此牢記帝姬身份聽從於自己。慕容婉婉見昔日哥哥已然面目全非,極其絕望。慕容婉婉暗中放宇文良序離開,宇文良序決心帶她一起離開,兩人重歸於好,只願從此做一對普通百姓。怎料,他們卻遭到御林軍圍困,慕容婉婉只能逼走宇文良序,獨自斷後被擒,原來這都是慕容高鞏的試探。

 

第34集劇情  別廢話了逃命呢

昭定司遭到慕容高鞏下令剿滅,曹春盎帶著彤雲,與佘七郎等昭定司一干人在肖鐸的提前指示下潛逃。適逢慕容高鞏沉迷補藥,神智日漸恍惚,時常被榮王的幻影所驚嚇,又因自以為事到如今,步音樓已經屈服,所以趕往永澤宮看望步音樓。不料步音樓再也不願掩飾自己真實的內心,硬氣吐露自己所有的不忿,兩人徹底撕破了臉。慕容高鞏怒極,決意在封后大典之時把肖鐸五馬分屍。步音樓為了保護肖鐸,暗自決定把一切豁出去。步音樓開始裝瘋,製造她因榮王還魂中邪的假像,後宮一時人人恐慌。朝臣紛紛奏請拒立步音樓為后,慕容高鞏強行壓下反對之聲,卻難以徹底按下朝臣們的不滿。與此同時,肖鐸蟄伏獄中,卻暗中與潛逃在外的昭定衛們裡應外合,終是越獄出逃。肖鐸得知步音樓「中邪」,很快明白她都是為了保護他,心疼至極,只想儘快救她離開。宇文良序欲救困在宮中的慕容婉婉,與肖鐸達成合作,助肖鐸一行人躲入夢廬。

第35集劇情  肖鐸束手就擒吧

怎料慕容高鞏早有防備,逼步音閣假扮步音樓引肖鐸入死局,又以步音樓性命威逼,肖鐸只有束手就擒。眼見就要被當眾五馬分屍,危急關頭,步音樓突然佯裝發瘋,宇文良序趁機揭發慕容高鞏殺害榮王的罪行,這深深刺中慕容高鞏內心最深的恐懼,下令殺死在場所有人,引發百姓大亂。曹春盎、佘七郎、宇文良序等人趁亂救走肖鐸。步音樓成為人們眼中的瘋后,當即被廢后,囚入浮圖塔。死裡逃生的肖鐸為了救步音樓,將慕容高鞏謀害榮王之事大肆散佈。民間流言四起,朝臣亦是不滿,紛紛奏請徹查榮王之死,慕容高鞏失去理智,斬殺朝臣,軟禁太后,罷去早朝,甚至連勸阻他的孫泰清都一劍殺之。于尊目睹慕容高鞏的冷酷暴戾,一顆忠心隱隱動搖。慕容婉婉得知慕容高鞏殘暴之舉與步音樓裝瘋賣傻的慘狀,痛下決斷,欲救步音樓。她設法借宇文良序聯絡上肖鐸,表示願意與肖鐸裡應外合救出步音樓。時值慕容高鞏不信步音樓當真瘋癲,慕容婉婉說服于尊在慕容高鞏面前為她說話,引慕容高鞏用她去試探步音樓。

 

第36集大結局劇情  餘生有你我已更生

慕容婉婉與步音樓當著慕容高鞏的面演戲,實則暗中用玉牌傳遞逃走的計畫。步音樓按照肖鐸計畫行事,開始暗中收集火油。適逢民怨四起,朝臣離心,朝野內外風雨飄搖,慕容高鞏萬般無力之際,他不能人道的秘密突然在民間流傳。他一蹶不振,自暴自棄,竟開始沉迷寒食散。慕容婉婉對慕容高鞏失望至極,提議在宮中籌備上元花燈節,實則欲利用花燈節營救步音樓。上元節當夜,肖鐸與一眾昭定衛藏身於花燈中,在慕容婉婉與夢解語的幫助下潛入皇宮。怎料慕容高鞏徹底絕望,下令封塔。步音樓借助燈油點燃被封鎖的大門,幸而肖鐸及時趕到,救出步音樓。兩人喬裝成過節的宮人戴上儺面一路逃走,途中險些被于尊發現,出人意料的是,于尊心生動搖,睜隻眼閉隻眼放他們離開。然而,他們二人與慕容高鞏正面撞上,險些被慕容高鞏撞破身份,恰逢浮圖塔火情傳出,步音樓與肖鐸趁亂逃走,兩人牽著彼此的手逃出皇城,奔向自由。慕容高鞏聽到手下彙報浮屠塔裡發現一具女屍,他踉踉蹌蹌幾乎走路不穩,心中唯一的念想已經徹底破滅,精神支柱完全被垮掉,他扔掉拐杖,自己一個人朝著浮屠塔的方向走去,精力不濟直接暈死過去。

 

資料來源:《浮圖緣》官方微博愛奇藝WeTV台灣

 

    水星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