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劇情 張雪迎李治廷主演

愛奇藝1

 

最近是什麼日子啊,

好劇一部接著一部, 

超逼人的啊啊啊1490742393.jpg  

繼《築夢情緣》《破冰行動》後,

又有一部新劇《白髮》官宣定檔,

5月15日起在愛奇藝台灣站全網獨播!

男女主角分別是李治廷和張雪迎,

另外還有飾演《香蜜》潤玉的羅雲熙,

以及飾演《如懿傳》凌雲徹的經超。

 

經超1

 

不得不說一下這部劇的女主張雪迎,

雖然出道不久,已有不少的影視作品,

而且長相算是非常出眾的,

在這部劇中的造型更是美出新高度,

男主李治廷的古裝造型也挺帥的,

感覺他和張雪迎的組合還蠻新奇的,

不知道之後會不會有驚喜。

 

張雪迎1

 

好巧不巧的是羅雲熙

在新劇中飾演的也是深情帝王,

和《香蜜》中的潤玉非常相似。

這次同樣被母親當作復仇工具,

然後愛著自己的妹妹一輩子,

還要眼睜睜看她嫁給別人,

虐你虐到心肝脾肺痛啊~~~

 

羅雲熙2

 

《白髮》

英文:Princess Silver,

由耀客傳媒出品、李慧珠執導,

張雪迎、李治廷、經超、羅雲熙主演,

田海蓉、黃燦燦、徐可特別出演。

內容改編自莫言殤的小說《白髮皇妃》,

講述了西啟長公主容樂、北臨王子無憂等人,

在亂世中找到屬於自己歸宿的故事。

2018年4月15日在橫店開機,

同年8月13日殺青,

官宣定檔5月15日起,

在愛奇藝台灣站獨家首播。

 

開機

 

愛奇藝台灣站

2019年5月15日起

每週三至週六晚20:00更新2集

會員多看8集播出

 

愛奇藝海報

 

  劇情簡介

西啟長公主容樂一覺醒來就記憶全失,

種種跡象令她對自己的身份產生懷疑。

本來要嫁給北臨王子無憂卻被無憂拒婚,

後來為解開身世之迷,化名茶樓掌柜漫夭,

和無憂不打不相識。

不知其真實身份的無憂對漫夭心生愛慕,

當找到奇書之時,

王兄容齊卻要容樂嫁給北臨大將軍。

容樂與傅籌達成假結婚協定,

無憂此時發現漫夭就是容樂。

痛苦中決心掌握自己命運的漫夭,

卻發現傅籌原來是無憂的親兄弟,

而她自己則是秦家遺於世的女兒秦漫。

容樂他們意識到,身處亂世,

他們連自己和親人的幸福也護佑不了。

最終容樂、無憂和傅籌跳出小我,

放下恩怨,在容齊的捨身相助下,

粉碎奸佞的陰謀,安定了朝局,

他們也各自走向新的人生。

 

殺青

 

  角色介紹

容樂/漫夭  (張雪迎 飾)

西啟長公主,

因為一場意外失去了部分記憶,

本來要嫁給北臨王子無憂卻被無憂拒婚,

後來為解開自己的身世之迷,

化名茶樓掌櫃漫夭,和拒婚的無憂相遇,

兩人不打不相識並墜入情網。

 

張雪迎

 

無憂  (李治廷 飾)

北臨皇帝的第七子,

也是最寵愛的兒子,封為黎王。

個性狂傲不羈、不拘禮法,

因目睹父皇與母后的感情悲劇,

令他抗拒情愛,

甚至不惜為了達到目的犧牲感情。

不願被賜婚娶西啟長公主,

但卻愛上漫夭,

在漫夭與大將軍傅籌大婚當日,

才發現漫夭就是容樂,痛不欲生。

 

李治廷2

 

傅籌  (經超 飾)

表面身分是北臨大將軍,

腹黑深沉、擅長權術,

潛藏北臨為報復而生,

真實身分是無憂的親兄弟。

從小被仇人帶走,

灌輸不屬於自己的仇恨,

然後開始瘋狂復仇。

之後娶了容樂,並漸漸愛上她,

一直都在默默守護她,

但另一方面又利用她,

是個被仇恨蒙蔽又內心矛盾的可憐人。

 

經超2

 

容齊  (羅云熙 飾)

西啟皇帝,苻鳶真正的兒子,

少年秦漫的初戀。

冷淡疏離、理性克制,

看起來無喜無悲,

卻一直在暗中保護著容樂。

 

羅雲熙3

 

痕香  (陳欣予 飾)

天仇門的殺手,傅籌的手下。

本是無憂無慮的官家小姐,

家破人亡後被苻鳶送入天仇門。

和傅籌一起在天仇門受訓長大,

心系傅籌,為了他願意付出一切。

 

陳欣予

 

無郁  (書亞信 飾)

北臨九王子,性格開朗直率,

對權力毫無欲望。

雖然與無憂同父異母,

但因自幼一起被雲貴妃撫養長大,

所以從小對無憂有著偶像般的崇拜,

決定要一輩子追隨無憂,

願意為無憂做任何事。

 

書亞信2

 

泠月  (王崳 飾)

容樂公主身邊的貼身婢女,

看似柔弱實則伶俐,

屢次在容樂初到北臨時挺身幫助,

讓容樂相信了她的忠心。

由於與容樂身形相似,

在容樂作為漫夭偷出公主府時,

她就戴著公主面具裝成容樂留在府中。

事實上容樂沒有意識到,

這其實也證明了泠月的善於偽裝。

 

王崳2

 

苻鴛太后  (田海蓉 飾)

西啟太后,容齊的親母,

傅籌的養母(欺騙傅籌為親母)

整部劇中最大的反派boss。

 

苻鴛太后  (田海蓉 飾)1

 

寧千易  (徐可 飾)

宸國王子,

後成為宸國的實際掌權人。

 

徐可2

 

林申  (田雷 飾)

天仇門門主,

靜若伏虎,動若飛龍,

眉宇之間充斥著英氣,

眼底留有冷似寒冰的精芒。

 

田雷2

 

第1集劇情  身份存疑

夜幕下,一名黑衣少女被追擊,雖然接連擊潰數人,但還是被突然出現的天仇門門主林申掐住脖頸,暈了過去。少女醒來,發現自己身在西啟皇宮,見到的所有人都告訴她,她是西啟容樂公主,因頭部受傷失去了記憶。西啟之主容齊對容樂溫柔和善,作為皇兄答應要幫容樂恢復記憶。然而,看著自己掌心上的繭,容樂對自己的身份實則存疑。侍女泠月告訴容樂,她是因為不想和親才逃出宮的。幾日後,容齊帶容樂去茶室,說那是容樂以前最喜歡的地方。容樂熟練地泡起了茶,容齊則撫琴彈奏,琴聲中氣氛溫馨安寧。

 

EP1-1

 

第2集劇情  臥床被抬上殿

儘管西啟一再強調容樂公主是啟皇最疼愛之人,但此時黎王無憂竟臥於床榻之上,被無鬱帶人抬到殿上,無禮至極。無憂當朝拒婚,嘲諷臨皇拿婚約做交易,把兩邦命運寄託於女人裙帶,容樂卻不卑不亢,有理有據地將無憂駁斥一番,並突然提出半年之約,若到時候無憂心意不改,就轉嫁他人。無憂並無興趣,臨皇卻果斷答應下來。下朝後,臨皇找到無憂,希望無憂能放下對自己的怨恨和成見,無憂卻冰冷地說北臨的繼承人是太子,讓臨皇不要把希望寄託在自己身上。

 

EP2-1

(貼)

第3集劇情  喬裝偷溜出府

容樂再次喬裝偷溜出府,女扮男裝來到了行樂之所香魂樓,見到名動京城的沉魚姑娘,卻說要跟沉魚做一樁交易,說有辦法幫沉魚離開這座背後是太子勢力的花樓,以此交換沉魚作為秦永案後人的秘密。此時,喜歡遊戲人間的無鬱硬要拉著無憂來看自己的心上人沉魚,容樂便教沉魚在跳舞時故意觸碰無憂,無憂震怒。容樂現身為沉魚解圍,無憂一眼認出這個男裝之人是茶樓的少東家漫夭,對漫夭一再故意出現在自己面前心生懷疑。漫夭拿出了趙大人留下的雀紙,說要以此物交換沉魚性命,無憂卻突然提出,只有漫夭肯用她自己的手交換,才肯饒沉魚性命。兩人試探對峙,就在漫夭欲揮劍砍手之時,無憂終是出手阻止。

 

EP3

 

第4集劇情  遇殺手行刺

此時恰逢雲貴妃忌日,臨皇到思雲陵追思故人,卻發現太子正在此地故作姿態祭拜雲貴妃,只得暫且原諒太子。臨皇走入陵中,卻聽到無憂在雲貴妃冰棺旁發誓,說自己絕不會像母親一樣隱忍求全,只想恣意而活。父子二人因當年往事再次爭執,臨皇辯解自己當年是被苻鴛下藥才害了雲貴妃,無憂卻指出若不是臨皇貪戀權勢,就不會招惹苻鴛,害雲貴妃一生痛苦。無憂心中煩悶,卻不知不覺來到攏月樓。漫夭為無憂煮茶,勸解他應當放寬心境,兩人品茶對弈,不自覺中感到心意相通。此時突然再次出現一群極其訓練有素的殺手行刺,混亂之中,無憂觸碰到了漫夭,驚訝地發現自己沒有產生任何痛苦的反應。無憂困擾不安,轉身離去。

 

EP4

 

第5集劇情  險境

清晨漫夭醒來,聽到救自己的人撫琴,漫夭聽出琴聲清揚中的滄桑之意,令傅籌對她心生好奇,兩人匆匆別過。無憂沐浴時仍不自覺回想起與漫夭的親密接觸。無鬱為了測試無憂,無憂仍不可避免地想起幼時親眼所見母妃被父皇殘忍殺害的畫面。老師孫繼周意圖讓女兒孫雅璃與無憂多多接觸,無鬱替無憂推搪。傅籌班師回朝,臨皇嘉獎傅籌平定南境有功,順勢提出要將南境三州交給黎王管理,這一決定令太子頓感不安。太子授意余文傑從攏月樓抓走了漫夭、攏月和沉魚等人,想把黎王遇刺一事嫁禍給攏月樓的人。漫夭等人被關押到北臨的大牢內,余文傑和太子逼迫她們認罪畫押,太子還意圖非禮漫夭。無憂終於趕到出手,救出了漫夭並警告太子。

 

EP5

 

第6集劇情  感情升溫

容齊雖重病嘔血,卻仍關懷遠在北臨的容樂。公主府內,容樂察覺到泠月和蓮心恐怕有問題,囑咐蕭煞嚴加檢視。皇后想著撮合容樂和無鬱,臨皇指責無憂與民女漫夭糾纏不清,逼迫無憂必須在與西啟公主約定的半年內找到《山河志》,如此才肯答應他重啟贍民變法、自主婚事。無鬱偷拿了無憂府中所藏的“十里香”酒,試圖藉助“十里香”套漫夭的話,好在無憂及時趕到帶走了漫夭。酒醒的漫夭發現自己被無憂帶到了河中心的竹筏之上,兩人泛舟河上,靜謐美景終讓漫夭暫時放下防備。夜晚時分,無憂看見岸邊一眾官兵在打撈河中浮屍,認出其中一具屍體是賣官案所涉的另一重要人物馬侍郎,漫夭則感慨亂世爭鬥,無憂堅定說自己絕不會讓漫夭受到傷害,兩人共騎一匹馬賓士而去。

 

EP6-1

 

第7集劇情  重上朝堂

無憂帶著漫夭回到了黎王府,還藉故把她留在府上,千方百計不讓她走。無鬱帶著馬侍郎的屍體來黎王府,希望他能主持公道,無憂因當年秦永一案朝中官員的腐朽不作為而失望灰心,不願理。無鬱氣沖沖跑到東宮興師問罪,卻被太子派人制住。漫夭借棋作比,點明無憂應從眼前此案出發,不負堅持,方能徹底改變時局。無憂決定在多年後重上朝堂。傅籌獻計說無憂可按軍法行事,立下軍令狀,以七日為期查清沉船賣官兩案,否則按軍法論處。一直被留在王府的漫夭對無憂的態度有所鬆動,明白無憂雖外表冷淡,但實則至情至性。無憂府中突然運進了大量的宮廷密檔,漫夭與蕭煞到屋頂上夜探,聽到線索。無憂發現有人在屋頂偷聽,好在兩人及時返回房中。無憂心生疑慮,故意來找漫夭,借送安神香之名看望她,卻似乎什麼也沒發現。

 

EP7

 

第8集劇情  潛入秦宅探祕

漫夭得知之前救自己的這位公子竟是衛國大將軍傅籌,但傅籌卻故意說錯兩人相遇的地點,漫夭有疑,但仍替傅籌遮掩。容樂讓攏月去調查一下傅籌,並讓蕭煞跟她去追無憂。余文傑先找到了李志遠,幸好無憂及時趕到。李志遠趁亂逃走,蒙面的容樂攔住他追問《山河志》的下落,得知可能藏在秦家的密室裡,說罷他被突然射死,無憂也中毒箭昏了過去。容樂為無憂吸掉了傷口處的箭毒,無憂在模糊中看不清她的臉。容樂把訊息寫信告知了容齊,同時表示對無憂的欣賞,容齊似有不悅。蕭煞當場捉拿了私會男人的蓮心,還搜出了蓮心暗藏鍼灸之物,並在手上留下了開啟密箱鎖的痕跡,蓮心百口莫辯。容樂心中不忍同意讓蓮心跟那個男人一起離開北臨。秦家舊宅,即如今的余家塢堡,餘尚書五十大壽這日,沉魚帶著漫夭應邀前去獻藝,漫夭藉口偷進宅院深處,卻不料被機關困住。

 

EP8-2

 

第9集劇情  夜闖余家堡

無憂在餘世海的壽宴上將從當票追蹤來的賣官案名冊開啟在眾人面前,余文傑欲以漫夭的性命相要挾,好在冷炎在傅籌侍衛項影的相助下,及時救出了漫夭,才沒有讓餘氏父子的奸計得逞。余家父子欲魚死網破時,禁衛攜臨皇聖旨到來,嚴厲地處置了餘氏一族。餘氏父子鋃鐺入獄,餘世海手中掌握著太子的種種犯罪證據。太子為求自保,買通天仇門的人到牢房內暗殺了余家父子。容樂和攏月夜闖余家堡,引起無憂和無鬱的關注,兩人在逃脫之時遺落了一個鉤子,無憂懷疑西啟的人也是衝著《山河志》而來。為了再次探查塢堡地形,漫夭此時藉口送茶葉來此地找無憂,帶漫夭遊覽此院並探漫夭。無憂暗示漫夭,不會在意她的身份,無憂暗示漫夭,不會在意她的身份,但漫夭卻始終因自己的責任和使命不敢承認應允。

 

EP9

 

第10集劇情  試探

太子對傅籌極盡拉攏,傅籌對必須與太子虛與委蛇而感到厭煩,於是來到攏月樓,漫夭開解傅籌心境。無憂到攏月樓找漫夭,得知傅籌在心生不滿,恰巧遇到了孫雅璃,便故意邀請雅璃一起闖入,並委婉警傅籌不要對漫夭動心思,提醒漫夭離傅籌遠一點。無憂和無鬱懷疑容樂和漫夭或許是同一個人,強行把泠月假扮的容樂帶去了攏月樓,並差點藉機就把假容樂的面具摘下,泠月卻偽裝表現得十分鎮定,打消了他們的懷疑。容樂得知容齊要親自來北臨看她,欣喜不已。臨皇擔憂和親之時遲遲未定,影響兩地結盟,去勸無憂答應和親,無憂仍然毫不妥協。容齊來到北臨,兩邦訂盟。

 

EP10

 

第11集劇情  誤入圈套

狩獵當天,容齊見到了無憂,誇讚他是皇妹容樂的良配,無憂卻譏諷容齊愛妹之心是假。容齊與傅籌眼神交鋒,似有交易。攏月收到了緊急命令,得知有人要行刺容齊,容樂擔憂隻身一身潛入狩獵場。無憂看到自己的鷹梟梟在空中盤旋,知有西啟細作入了他所設圈套,便策馬追去。無憂循著鷹找到了漫夭,並擋住了傅籌等人。無憂向漫夭傾訴自己的真心,表示不在乎她是西啟細作的身份,兩人緊緊相擁。容齊提出他可以幫容樂解除婚約,容樂許諾定會找到《山河志》,再跟容齊回家。

 

EP11

 

第12集劇情  假公主現身

一場聚集了北臨王侯公子的宴會上,假容樂公主現身,漫夭發現自己不認識這個與自己極其相像的替身。臨皇讓假公主自行選擇夫婿,傅籌起身求親,臨皇大喜賜婚,漫夭驚訝萬分。臨皇獨自召見了無憂,臨皇答允無憂重啟變法。容樂回到公主府後,偷聽到容齊和傅籌密談,得知兩人幾年前便有勾結,容樂指責容齊欺騙利用自己,容齊翻臉,怒斥她與無憂糾纏不休,會給西啟帶來危機。容樂意識到這一切都是容齊籌劃好的,自己只是一顆棋子而已,傷心離去。

 

EP12-1

 

第13集劇情  被利用

攏月找到了容樂,無憂來到攏月樓找漫夭,漫夭在他懷裡痛哭起來。黎王府的漫音閣內,無憂對漫夭傾訴真情,漫夭被無憂的雄心壯志和深情蜜意所感動,兩人相擁而眠。漫夭將《山河志》放在了似在熟睡的無憂枕下。漫夭醒來後,卻無意間聽見門外的無鬱對無憂說,無憂早已發現漫夭似乎有《山河志》的線索,此前種種都是刻意引誘,並讓她陷入情網,最終心甘情願獻上《山河志》。漫夭聽罷憤怒現身,無憂承認尋找《山河志》確是他的計劃,但自己把她比看得《山河志》更重要,漫夭不再相信,傷心離去。

 

EP13

 

第14集劇情  形同陌路

領舞女子稱自己是來自天香樓的舞女痕香,太子被其迷住,而戴著面具的容樂卻發現這痕香就是大殿上替她選夫的替身。宴席上的酒香令無憂臉色遽變,太子卻借這據說失傳已久的“十里香”酒,重提秦永獻酒導致被滿門抄斬的舊案,無憂深受刺激,悲憤離去。傅籌對容樂表示自己已應諾替她打發走了無憂,希望容樂也能回報自己。回到公主府,容樂發現府中原來她熟悉的人已全數被換掉,容齊要求容樂把《山河志》交出來,容樂騙容齊說必須以攏月沉魚等人的安全做交換。

 

EP14

 

第15集劇情  大婚

容齊更命人當場殺死了暴露眾人行蹤的小唯,用沉魚泠月的性命逼迫容樂必須嫁給傅籌,容樂悲憤答應。婚禮將至,無憂突然意識到漫夭其實就是容樂。將軍府內,無憂現身闖入,想要當場摘下新娘的面紗。傅籌制止無憂,兩人出手交鋒。此時容樂竟親手扯下了面紗,讓無憂死心。無憂出動自己隱藏的勢力修羅七煞,最終強行帶走容樂。臨皇得知震怒,卻不料無憂竟帶著容樂反困在思雲陵中,令所有人不敢入陵打擾。容樂說兩人既然從未真正真心相待,又何必勉強再在一起。見容樂心意已決,絕望的無憂只有請求容樂在陵內陪他最後三天。

 

EP15-1

 

第16集劇情  吐露真心

三日之後,無憂最後一次向容樂許諾,今後寧負天下也絕不負你,但容樂仍是含淚離開。無憂死心,打開了陵中機關。苦苦在陵外等待三日的眾人,看到陵中走出的容樂儀容不整,更是一片譁然。臨皇看見容樂果然就是漫夭,極為震怒,甩了容樂一記耳光,並懷疑她另有目的,要處置容樂。傅籌替容樂求情,無憂也從陵中出來,主動承擔罪責,又決然回到陵中,臨皇無奈作罷。傅籌帶容樂回將軍府,欲完成合巹之禮,容樂直言她跟傅籌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夫妻。傅籌對容樂吐露自己的真心,表示之前的事情他不再追究,希望容樂能記住自己將軍夫人的身份,並許諾容樂,若一年之後容樂對他還是這般心硬,自己便同意與她和離,放她自由。

 

EP16

 

第17集劇情  懷疑自己被下毒

將軍府內,傅籌耐心地向泠月詢問起容樂的喜好,贏得泠月好感。東宮內,太子妃得知太子要給痕香辦壽宴,氣的摔碎了傅籌送來的禮物,太子再次斥責太子妃。傅籌又是撫琴又是蒐羅了各地好茶想討容樂歡心,這時項影來報太子要為新納的香夫人辦壽辰,容樂懷疑痕香身份目的,主動提出願意陪傅籌一同前往,傅籌喜悅不已。泠月照例端來慣常喝的藥,說容齊仍在派人送藥,容樂懷疑這藥可能並不是治她頭痛的藥。容樂帶著藥渣去找沉魚,請她找人查一查,她懷疑自己可能並非是什麼西啟公主。臨皇賞賜將軍府青州貢品金絲棗,看到此物容樂便想起了無憂,神色惆悵。

 

EP17

 

第18集劇情  暗中調查

沉魚查了藥渣,但是藥並無什麼問題。容樂疑心傅籌與痕香私下勾結,便讓沉魚再去調查痕香。痕香壽宴之事驚擾了臨皇,皇帝為此呵斥了太子,太子不以為意。昭芸特意帶著金絲棗來向容樂道謝,還讓容樂教她寫字,場面很是歡樂,傅籌見此不忍打擾。傅籌收到啟皇的信件,信上問起容樂的近況和《山河志》的訊息。傅籌命項影親自前去南境調查無憂境況。青州府邸內,無憂整日只與自己下棋,無鬱勸他應當振作起來。項影到青州後,催促青州士族領袖鄭英對付無憂,預備煽動叛亂。無憂收到臨皇密信,囑咐他詳查歷年南境叛亂不斷的原因。痕香和傅籌私下會面,提醒傅籌不要忘了自己的目的。沉魚查到的只是痕香放出的假訊息,說痕香來自西啟,身份未明。

 

EP18-1

 

第19集劇情  容樂傅籌同賞煙花

無憂平定青州有功,孫繼周勸他應當回京爭奪儲君之位,無憂藉口說自己只想留在青州,試探孫繼周和孫氏一族的真心。無憂點破雅璃是假意相伴,雅璃請求無憂帶自己回到京城。太子妃找到皇后,控訴太子的諸多荒唐舉止,臨皇恰好聽到,震怒無比。將軍府內,容樂、昭芸和泠月開心地放著煙花,傅籌甚感欣慰。容樂三人歡快地包著餃子,嬉戲玩鬧,傅籌來找容樂,容樂只得邀請他一同用膳,夜色下傅籌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溫暖安寧。傅籌將自己與西啟的信件全數燒盡,為了容樂決心與西啟斷絕往來。同時,容齊在西啟似乎病症更重,太后趁容齊昏睡時竟突然想把他掐死,但又不忍,放下一瓶藥後離去,身後容齊睜開眼睛。

 

EP19

 

第20集劇情  容樂對傅籌心生同情

喝醉的傅籌緊拽著容樂不肯鬆手,容樂無意間發現傅籌的肩上有著可怕的傷痕,聽到傅籌夢中叫母親,容樂心生同情。青州府邸出現天仇門殺手刺殺無憂,被無相子帶著修羅七煞斬殺。宗政玄明親自去青州請無憂回去,無憂答允,當著眾人的面,無憂故意表現的同雅璃十分親密。無憂讓無相子留下來繼續查訪孫氏在南境的動作,自己帶著冷炎先行回京調查太子。傅籌質問痕香太子刺殺無憂一事,痕香反問起傅籌對容樂的感情是否影響了他的判斷,惹得傅籌憤怒離去。痕香憶起兩人並肩作戰的往事,悲傷不已。

 

EP20

 

第21集劇情  再次重逢

二人再次重逢,無憂拉過容樂的手就離開。傅籌快馬加鞭地趕往清涼湖,在路上遇到太子和痕香的車輦,痕香意識到傅籌對自己不聽命令十分憤怒,只好打道回宮。清涼湖上,無憂和容樂靜靜地坐在竹筏上,相顧無言。容樂親自為無憂包紮傷口,無憂吹起陶壎,一切仿若回到昨日。傅籌見此場面,憤恨不已。得知紫衣男子就是鎮北王,容樂心中已清楚一切,知道西啟欲派人刺殺鎮北王,而傅籌又為了自己的目的,借容樂來擋過這場刺殺,心生涼意。竹筏靠岸後,傅籌關切起容樂,容樂並不領情。臨皇和無憂因此事更加確定傅籌與西啟暗中勾結。臨皇決意要同宸邦結盟伐尉,無憂反對,認為當務之急還是先清除內亂、休養生息。

 

EP21

 

第22集劇情  乞求原諒

傅籌對容樂心有愧疚,親自把藥端去給她,容樂自知被利用,根本不願理會。傅籌乞求能得到原諒,二人激烈爭吵,容樂突然頭痛發作,大夫診治之後依舊昏迷不醒。昭芸靠在無鬱懷裡,惋惜無憂和容樂有情人難成眷屬。傅籌不眠不休親自照顧容樂,只求容樂能早日醒過來。昏迷的容樂又夢到了余家堡,突然間猛地驚醒。沉魚前來看望容樂,容樂對沉魚慨嘆自己太天真,本以為這將軍府會是她的歸宿。

 

EP22-2

 

第23集劇情  設計陷害

宴會這天,太子故意設計無憂和容樂,引兩人到同一個房間,用迷香下藥,企圖汙衊他們做出苟且之事。正當太子想要強行闖入捉姦之時,傅籌攔下了太子,傅籌提出自己的內子,還是自己親自查比較合適,太子只得答應。待傅籌走到屏風後,發現容樂衣衫完整,沐浴水中,再仔細一看,無憂憋著氣藏在水中,但也穿戴整齊。傅籌雖猜到此乃太子故意設計陷害,但見此情形,不免羞憤交加。容樂滿眼懇求,傅籌內心掙扎,強作鎮定,遮掩圓場,並不惜暗中用太子的秘密威脅,終擋住了太子等人。命人將容樂送回府後,傅籌狠打了無憂一拳,厲聲警告無憂離容樂遠一點。無憂則提醒傅籌不要再把容樂置於險境。

 

EP23-1

第24集劇情  僵持對打

無憂找到了寧千易,二人以杯中之酒作賭,無憂贏得了一個讓昭芸自己做主的機會,千易答應。無鬱找到昭芸,深愛彼此的兩人不顧一切決定私奔。待無憂和寧千易到來時,得知昭芸私奔,千易大怒,求見臨皇,說自己絕不會同意將昭芸讓給一個不顧她名節、不負責任的人,並突然提議要傅籌去追回二人。昭芸和無鬱在逃亡路上相依相偎,但傅籌很快便帶人追上,傅籌更藉此對無鬱大打出手,暗藏殺機,無鬱受傷,隨後無憂也很快趕到,雙方人馬僵持不下。為了保護無鬱,昭芸終於下定決心,主動提出跟傅籌回去。

 

EP24-1

 

第25集劇情  真假容樂相遇

無憂勸解昭芸,昭芸卻懂事地反過來開解無憂,讓無憂不要放棄對容樂的感情。容樂和孫雅璃來到驛館,雅璃不小心扭了腳,請來的大夫帶著學徒前來檢視,誰知那學徒就是痕香假扮。趁容樂離開而昭芸獨自在房間時,痕香裝扮成容樂的模樣騙開房門,意圖刺殺昭芸。慌亂中,昭芸打翻了燭台,驚動了隔壁的容樂和孫雅璃,容樂撞見了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又一個“容樂”,兩個“容樂”打鬥起來,無憂此時趕到,卻輕易認出了真正的容樂。

 

EP25

 

第26集劇情  容樂得知失憶原因

可兒跟沉魚和泠月回了攏月樓,容樂得知可兒是蕭煞流落在外多年的妹妹,還是容齊一直在找的神醫“雪孤聖女”的徒弟。蕭煞回到攏月樓,得知是容樂幫忙解救可兒,十分感激,告知容樂此前一直監視她也是因為妹妹性命被容齊控制,自己不得已而為之。可兒給容樂診脈看病,告知容樂其實她一直身中巨毒,才會頭痛失憶,而此前容齊給容樂定期服用的藥只是抵抗毒性的解藥。

 

EP26-1

第27集劇情  最珍貴的遺物

容樂走進思雲陵,無憂卻只讓她對母妃雲貴妃的冰棺行禮,隨後將“七絕草”和一柄玉扇交給容樂。容樂回府,以“七絕草”入藥,救可兒性命,蕭煞感激不盡,對容樂宣誓效忠。無鬱卻告訴容樂,這“七絕草”是雲貴妃在世時,為救無憂費盡心思尋來的,剩下的一半後來一直被儲存在冰棺中,是雲貴妃給無憂最珍貴的遺物,而那柄墨玉扇,則是無憂調動無相子手下的無隱樓的信物,是他給容樂的保護。

 

EP27

 

第28集劇情  決裂

傅籌當面提出異議,表明自己對容樂的心意,不願同容樂和離,容樂卻接受了臨皇和離的提議,傅籌痛苦絕望。將軍府內,就在容樂寬衣之時,傅籌突然闖入,質問容樂與無憂的種種,說無論臨皇還是容樂,每個人都不在意自己,只為了無憂傷害自己,意圖強吻容樂,容樂拼命反抗,二人決裂,容樂說按約定,三個月後,他們彼此再無瓜葛。孫雅璃見傅籌落魄十分心疼,抱住傅籌傾訴心意,傅籌仍不領情。

 

EP28

 

第29集劇情  互許真心

無憂果然帶著《山河志》前來救容樂,沉魚一語道破了容樂和無憂之間的真情,道出了這分別的時日裡,容樂對無憂的深情思念,無憂毫不猶豫地選擇用《山河志》換取容樂的平安。沉魚帶《山河志》離開,而經歷了生死考驗的容樂和無憂深情相擁,互許真心。容樂回將軍府要給傅籌最後的交代,結束兩人的一年約定,回府後傅籌聽到容樂只想離開他的決絕之語,下令將容樂軟禁,還以泠月和蕭可的性命相要挾。次日,無憂得知了訊息,火速闖入傅籌府要人,傅籌不肯放人,兩人都毫不退讓,再次交手。

 

EP29-2

第30集劇情  疑心

將軍府內,容樂神容愈發憔悴,蕭煞決定再去找容齊拿藥,以便尋救容樂之法,同時發現了傅籌與宮內禁軍有來往,甚至還秘密接見軍中將領。容樂懷疑傅籌圖謀不軌,便偷偷潛入他的書房,竟發現了京城的兵力分佈圖,容樂努力把地圖內容記憶了下來。正當傅籌要走到書房時,泠月藉口容樂暈倒了,成功將他引去了容樂的房間,容樂這才沒被發現。傅籌向太子進獻龍袍,誘惑太子聽從自己的安排,說臨皇此次親征是為了分頭殲滅他們,為今之計只有取而代之。痕香也旁敲側擊地慫恿太子謀反,太子沉浸在了即將得到皇位的喜悅中。

 

EP30-1

 

第31集劇情  軍營遇險

容樂偷聽到傅籌意圖謀反,並差點被傅籌發現,好在項影及時將她帶走。容樂吩咐項影帶著軍力分佈圖去南境通知無憂,自己則親自前去軍營,將一切告知臨皇。伐尉大軍的營地內,林申假扮的假傅籌和臨皇一同用膳,臨皇在用膳後卻突感頭暈。假傅籌離開後,容樂趕到軍營,進入臨皇的軍帳,向他稟告了京中局勢已經發生異變,有人要勾結太子,趁機造反。假傅籌聽聞容樂來了營地,直直地就闖入臨皇的軍帳找人,好在臨皇及時讓容樂躲了起來。假傅籌頓時翻臉,眼神陰冷,一把掐住了臨皇的脖子,命人搜查軍帳。

 

EP31

 

第32集劇情  身世曝光

天仇門內,傅籌抓了禁衛向統領,向他道明真相,說自己就是當年被臨皇下令追殺了五年的孩子,後來他僥倖存活,在戰場上又拼殺十年才走到今日,就是為了向臨皇等人復仇,隨後傅籌命天仇門人處死了向統領。太子對傅籌控制自己十分不滿,想要反抗,不料一直守衛太子的天仇門人都倒戈相向,稱傅籌為少主,連痕香居然也是天仇門的人,太子這才明白一切都是傅籌計劃,驚惶失措。假傅籌追到了容樂,正準備殺了她以絕後患,此時真傅籌得到訊息,火速趕到才救下了容樂。傅籌指責林申不該動手殺了臨皇,還警告林申,掌控兵馬的人只會是他傅籌,林申不悅。

 

EP32

 

第33集劇情  承認中毒

傅籌在門外聽到容樂說自己命不久矣,情急闖入,逼問容樂。容樂承認自己中毒已深,性命攸關,傅籌哀痛,說願意為容樂放下仇恨,放棄報仇,只要容樂願意和他離開這裡,與他共度餘生,容樂說會考慮。將軍府內,傅籌醉酒吟詩,痕香假扮的容樂來到傅籌身邊。傅籌深情地對著假容樂傾訴衷腸,暢想未來,深情擁抱。次日,傅籌醒來,才發現與他同床共枕之人並非是真正的容樂。此時,容樂正撞見到了兩人衣冠不整,傅籌追上容樂欲解釋,容樂卻說,自己考慮過了,若傅籌真能放下仇恨,她的餘生可以陪伴傅籌,但心只會屬於無憂。傅籌憤怒不甘,不願忍受無憂永遠存在於兩人中間,必須除之而後快,終於決定讓痕香代替容樂去執行計劃。

 

EP33

 

第34集劇情  天仇門

容齊只說是來與容樂敘舊喝茶,並帶來了容樂最愛的三種點心。每塊點心之下都壓著一張字條,代表了他給容樂的三個承諾,一是許她明日見到無憂,二是許她順利離開將軍府,三是許她一年性命無虞。容樂半信半疑,容齊竟不惜自己先分食了半塊。在容齊溫柔的目光下,容樂不知為何竟再次相信了他,吃下了容齊剩下的半塊點心。容齊非常認真地對容樂說,希望她記住,要得到最大的幸福就要經受世間最大的苦難,沒有什麼比活著更重要。容樂突然感到一陣眩暈,發覺自己還是被容齊所騙。容樂暈倒在容齊的懷中,容齊將她帶到了天仇門,換走了痕香裝扮的假容樂。

 

EP34-1

 

第35集劇情  青絲變白髮

傅籌稱自己不需要無憂以命相抵,只要無憂當眾跪下向自己投降。無憂暗中安排無鬱將外圍的南境士兵撤走,隨後向傅籌下跪投降。傅籌向在場的士兵譏諷無憂是個為了女人便拋家棄國的無用之人,把解藥丟給了無憂。因毒藥之故,容樂將眼前的無憂看作仇人,竟用匕首接連刺了無憂兩刀。無憂忍痛仍把解藥餵給容樂,拼死保全她的性命。容樂在血色中清醒過來,看到無憂在她眼前閉上了眼睛,容樂悲痛欲絕,滿頭的烏髮寸寸變白,發出了嘶啞的哀聲。傅籌突然意識到紅帳內的人並非痕香,而是真正的容樂,驚痛不已。而在暗處看著這一切的容齊,手中緊緊握著被容樂摔碎的平安玉,鮮血直流。容齊的馬車離開北臨時,林中的太后交給了容齊一瓶藥,容齊服下。

 

EP35

第36集劇情  階下囚

傅籌來到森閻宮中,對已是自己階下囚的無憂發洩自己多年以來的仇恨痛苦。無憂明白原來當年也是苻鴛在秦永所獻的十里香酒中下了蠍寒散之毒,才令臨皇如當日的容樂一般將親近之人視作仇人,失手殺死了雲貴妃。無憂譏諷傅籌果然是苻鴛的兒子,為了一己私仇罔顧無辜之人的性命。傅籌則要無憂經受自己每年所受的穿骨之痛,令無憂痛不欲生。暗處,竟還活著的臨皇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口不能言腿不能行的臨皇痛苦不堪,林申卻得意地讓臨皇記住這兄弟相殘的一幕。

 

EP36

 

第37集劇情  施計下藥

容樂裝作對傅籌感嘆兩人過往,令傅籌失去防備,被蕭可的藥粉放倒。容樂從傅籌身上取到令牌,狠心割袍斷義,表示與傅籌從今以後只有恨。蕭煞拿傅籌令牌到森閻宮中,讓守衛放無憂離開,出宮途中遇到落魄的孫雅璃,無憂答應帶孫雅璃一起出宮。宮門外,無憂帶著修羅七煞與守衛一番廝殺,成功逃脫。危急關頭,孫雅璃被無憂所救,無憂甚至為此受傷。孫雅璃對無憂的仁心義舉暗生傾慕。

 

EP37

 

第38集劇情  反對繼位

神思恍惚的傅籌聽到瘋婦人在喊著自己的小名,終於認出那無端闖入的瘋婦人是自己的母親苻鴛。知道母親並未在當年大火中身故,只是神志不清,傅籌驚喜又悲痛。傾盆大雨中,母子二人相擁痛哭,傅籌感到過去遺落的彷彿失而復得。朝堂之上,傅籌借原皇后之命,宣佈要繼承皇位,卻因既無遺詔又無玉璽,遭到禮部楊惟等臣子們的一致反對。傅籌心有不服,只得許諾自己將不稱太子,不登龍位,只以攝政王的身份理政,待一統北臨後再行稱帝。自此,無憂與傅籌南北相望,雙方對峙,戰事暫時平息了下來。

 

EP38

第39集劇情  再次求相嫁

一年後,南境施行贍民變法,一派繁華安寧景象。無憂與容樂在郊外放紙鳶,無憂剪斷紙鳶的線,為容樂祈禱無災無病平平安安,容樂懷疑雖然這一年多自己奇蹟般沒有毒發,但無憂是否已知道了自己的病情。蕭煞和泠月也已經甜蜜幸福地在一起了。無憂借收養地震災後的孩子,再次求容樂嫁給自己,容樂要無憂再等一等,待一切太平安定,或許她就會忘記當日紅帳所受的屈辱。

 

EP39

 

第40集劇情  妖孽

容樂與無憂在街頭微服私訪,正因眼見南境百姓安居樂業而喜悅時,聽到有人傳言白髮妖孽之說,兩人到別山居茶樓查訪,正聽到說書人正在編排說黎王府中的王妃正是白髮妖孽。此時店小二突然故意用茶壺挑落了容樂的斗笠,容樂的一頭白髮露出,引發一片慌亂,而店小二此時突然倒地暴斃,更是令民眾覺得容樂就是妖孽。緊張之際,無憂及時出手制住了說書人,項影也現身相護。項影告知容樂,他一年來在江湖行走,發現天仇門銷聲匿跡,到南境時他聽到白髮妖孽的傳言,才停留在此查訪,認為此事並非天仇門所為。

 

EP40

 

第41集劇情  感情寄託

孫繼周約見南境士族蔡大人,暗示他白髮妖孽的傳言可做文章,並對已心思鬆動的女兒雅璃表明,只有雅璃嫁給無憂成為王妃,孫氏在南境的地位才能穩固,利益才能得以保證。 冷炎向無憂稟報,說書人在獄中暴斃,懷疑是青州朝中之人動手。此時雅璃突然求見無憂,對無憂表明心意,並緊緊抱住無憂。聽泠月之言來請無憂用膳的容樂在外看見,失望離去。泠月追問容樂心意,容樂感嘆說,沒有想到雅璃會把感情寄託在無憂身上,但容樂相信她與無憂的感情。無憂來找容樂,被泠月藉口擋住。

 

EP41

第42集劇情  再訴心意

孫雅璃藉口生病,留在王府內蕭可的住處。趁夜,雅璃孤身來到無憂書房,見無憂已被自己之前所贈的安神香迷倒,於是寬衣解帶,躺到無憂身邊。第二天早晨,雅璃醒來,發現無憂已衣容整肅離開,於是故意製造響動令侍女們都發現自己在無憂床上,引發議論。孫繼周帶著雅璃到容樂處請罪,說雅璃既已與無憂有肌膚之親,那麼容樂就要接納雅璃,容樂拒絕,並說自己只信無憂。無憂也是態度堅定,將孫繼周父女逼走後,無憂告訴容樂,自己當年在花燈夜上寫下的誓言,是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兩人情比金堅,緊緊相擁。無憂取出一瓶名為“逆雪”的藥,暗中下定決心,要不惜一切,不會讓容樂再受任何傷害。

 

EP42-1

 

第43集劇情  服藥變白髮

苻鴛收到孫繼周求助信件,原來白髮妖孽一計,是苻鴛假借傅籌之名授意孫繼周所為。容樂闖入空無一人的無憂書房,發現“逆雪”藥瓶碎片和掙扎血跡。蕭可不得不告訴容樂真相,原來無憂不惜服下此藥減壽十年,也要讓自己同容樂一般白頭,讓容樂從此無人敢質疑。無憂在北營面對群情激憤的士兵,拿出了孫繼周製造謠言、與傅籌勾結的種種人證物證,說服士兵妖孽傳言不實,將孫氏一網打盡。無憂掀開斗笠,露出自己的一頭白髮,說若容樂是妖孽,自己就與她一樣,打消眾人顧慮,此時得知真相的容樂趕來,感動流淚。

 

EP43-2

 

第44集劇情  結為夫婦

容樂與無憂在夜深人靜時對月而拜,對天地許諾結為夫婦永不離棄。無憂說以後一定會補容樂一個婚禮,二人在紅帳之後終於克服陰影,共赴雲雨。次日大殿之上,群臣向白髮的無憂和容樂下拜,容樂正式進入青州朝堂參政。無鬱將再次前往邊境羅家軍中歷練,臨行前與無憂容樂在水邊遙祭臨皇和雲貴妃。無鬱勸說無憂應儘快奪得先機,與傅籌決一死戰,無憂卻說自己必須等到最好的時機,才能最大程度減少對百姓的傷害。

 

EP44-1

第45集劇情  望君諒解

無憂欲殺傅籌,痕香從隱身處放暗器傷到容樂,同時有人放火,一團混亂中,無憂保護容樂,傅籌趁機逃脫。項影注意到放暗器人的手法,知是痕香,也飛身去追。無憂不顧火情,返回火中將血烏帶走。回到王府,無憂對容樂突然神色冷淡,只下令冷炎在南境全境通緝傅籌。容樂借蕭可給無憂送湯,借藥名向無憂表達“望君諒解”之意。無憂對容樂說,他生氣的並不是容樂見傅籌,而是容樂又一次背著自己以身涉險。容樂將兩人白髮相結,許諾無憂不會再有此事,從此同生共死,兩人和好。

 

EP45

 

第46集劇情  悲憤暈厥

無憂追上傅籌,二人一番廝殺,傅籌重傷,卻堅持說自己並不知道孫繼周的陰謀與思雲陵坍塌之事。此時容樂追上,不願讓無憂揹上殺害兄弟的罪名,堅持要自己動手,卻被趕來的苻鴛阻攔。苻鴛取出無憂母親雲貴妃的骨灰盒,要交換傅籌性命。無憂悲憤不已,只能答應,誰知傅籌離開後,盒上機關開啟,漫天骨灰飛灑在雪地之中,渺無蹤跡,無憂吐血暈倒。馬車上的傅籌回頭見此悲慘景象,震驚於苻鴛手段狠辣,苻鴛卻怪傅籌為了一個女人孤身涉險,她一個母親只能用此方法才能救兒子。此時痛苦的臨皇從馬車暗格後衝出,傅籌不忍再見慘狀,堅持要回去看看。

 

EP46-1

 

第47集劇情  不告而別

無憂不告而別,帶兵到邊境,欲不顧一切起兵向傅籌報仇。宗政玄明來問容樂為何不願從青州向邊境給無憂增兵,容樂告知玄明如今南境缺馬的嚴峻問題,並指出如今不是開戰的時機。玄明信任容樂,答應為她保密。容樂想到了一些計劃,寫信託付蕭煞務必交到無憂手中,臨行前蕭煞答應泠月回來後就求娶她。苻鴛再次催促傅籌出兵,傅籌卻自信說只要無憂先動手就必敗。南北邊境無憂的軍帳中,羅植和無相子也認為無憂不能倉促出兵,無憂和無鬱卻因父母大仇不肯再忍。此時容樂的信到來,無憂閱信,心中掙扎。

 

EP47

第48集劇情  容樂再遭陷害

清晨侍女們進房為容樂梳洗時,突然發現竟有個男人和王妃同床共枕,大驚失色,容樂此時蘇醒,發現春泥不見了,那男人卻在言語間暗示自己是容樂情人。孫雅璃此時闖入見此情況,大叫大嚷說容樂背叛了無憂,一時間門外下人聚集,議論紛紛,都說王妃不堪寂寞養了男寵。 早朝上,朝臣指責容樂不顧顏面,泠月替容樂作證,卻並無真憑實據,說守夜的春泥可以作證,春泥卻失蹤了。侍衛來報,王府井中發現春泥屍體,那“男寵”卻當堂將嫌疑更為引向容樂。為表公正,玄明主動要親自去容樂房中搜查。

 

EP48-1

 

資料來源:白髮官博愛奇藝台灣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水星人 的頭像
水星人

水星人的怪咖時代

水星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