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的謊言之破冰者 劇情

 

羅晉和唐嫣這對小情侶,

自《錦繡未央》後就沒新作品,

讓粉絲們等得很心荒啊。

根據東方衛視和北京衛視的消息,

兩人即將有3部作品連續霸屏!

首先是羅晉主演的《真愛的謊言之破冰者》,

接著是小倆口再次合作的《歸去來》,

最後接檔的是唐嫣主演的《時間都知道》。

最近追了在愛奇藝播出的《破冰者》,

羅晉把「卧底警察」演的十分到位,

演技完全不輸《無間道》的梁朝偉,

其中一場溫泉池上半身裸露畫面,

結實的六塊腹肌更讓人大飽眼福1490742381.jpg  

而《那年花開月正圓》正直善良的吳蔚文,

這回巨大轉變,飾演反派大毒梟!

由於是近年陸劇中罕見的緝毒題材,

劇情緊湊又錯綜複雜的,整個很抓人,

加上羅晉、潘之琳的顏值演技齊飛,

個人覺得值得一追,真心推薦給大家!

 

 

  播出資訊

愛奇藝台灣站

VIP每日24點更新,

非VIP次日24點觀看。

 

 

1380886861-3978325679.gif  劇情簡介

一個裝有冰毒的快遞,

打破都市白領譚逗逗的平靜生活,

寄件人是七年前逃婚的男友靳遠。

逗逗在去往警局的路上逃脫,

直奔包裹寄來的城市海濱尋找靳遠。

靳遠是警方喬樑等監控中的嫌疑人,

涉嫌用拍賣交易為販毒集團洗錢。

逗逗捨不下這段感情,

打定主意要帶他走出黑暗重新做人。

其實靳遠的真實身份是

警方劉局派遣打入販毒集團的臥底。

面對逗逗的熱情,他不得不冷顏以對,

冀望她早日放棄自己脫離危險;

同時他還要應對毒販們的挑釁與考驗。

而喬樑亦發現女友爸爸黃隊是內鬼。

最終,靳遠和禁毒大隊用鮮血的代價

取得戰鬥的勝利,搗毀犯罪集團。

 

 

1379853489-50010025.gif  角色介紹 

靳遠  (羅晉 飾演)

身份神秘、人設複雜的角色,

是拍賣行的老闆,也是癡情的男孩,

更是大毒梟的左膀右臂。

 

 

雖然表面上是販毒的人,

但實際上是警方派去的臥底,

為了完成任務一直偽裝著自己,

給人一種難以捉摸的感覺。

 

 

譚逗逗  (潘之琳 飾演)

靳遠的女朋友,性格果敢,

能賣萌,也能撒潑的女孩。

知道靳遠販毒後並沒有離他而去,

而是選擇與他並肩作戰,

展開一場生死尋愛之旅。

 

 

喬梁  (曹征 飾演)

緝毒員警,黃馨月的男朋友,

為人正直善良,嫉惡如仇,

一心想要將販毒集團一網打盡。

不知道靳遠真實身份之前,

恨不得立刻將他繩之以法。

但得知靳遠的臥底身份後,

開始為他擔心,並暗中掩護。

 

 

黃馨月  (呂星辰 飾演)

喬梁的女友,黃偉忠的女兒,

出色的醫生,看似外表柔弱,

但內心卻非常堅強,

身上集合著多重糾葛的感情線索。

 

 

蔡炳坤  (張晨光 飾演)

販毒集團老大。

 

 

黃偉忠  (王硯輝 飾演)

黃馨月的爸爸,警隊大隊長,

與販毒集團相互勾結。

 

 

第1集劇情  毒包裹打破寧靜

地下室女青年譚逗逗一大早在公司

收到七年前的前男友寄來的毒包裹,

緊接著警察就趕到公司證實

裡面裝有毒品並將其逮捕。

在回警局的路上發生車禍,

受到驚嚇的譚逗逗趁亂逃跑。

北京小警察喬樑一路追到火車站,

準備好隨時抓捕的喬樑接到所長電話,

就跟著逗逗坐上去海濱的火車,

在逗逗去洗手間間隙加她的微信。

逗逗在火車上跟閨蜜交待自己的情況,

坐在座位上想起和靳遠的過去。

譚逗逗到了海濱,按照包裹上的地址

找到觀澄拍賣行,見到前男友靳遠。

觀澄拍賣正在舉行原石拓本發佈會,

這時一位金石界的泰斗吳老指出,

這個拓本不能斷定它為假,

但也不能說它是真的,

應該是比較好的翻刻版。

靳遠見狀拿出一張五百萬支票的照片,

說吳老這樣做都是為了這個

剛在上個月跟吳老再婚的女人蘇溪。

吳老當場氣昏過去。發佈會結束後,

逗逗跟著靳遠的車偷偷跟到靳遠家,

溜進靳遠的臥室,看到桌上的花生,

讓她想起靳遠說過,

只要還愛吃花生就代表還愛著逗逗,

這時門外傳來腳步聲,她閃到簾後。

 

 

第2集劇情  譚逗逗遭軟禁

逗逗裝扮成按摩小妹

跟著靳遠進入麗都公館,

她一間屋子一間屋子的找著靳遠,

最後開啟的那扇門裡的客人

罵罵咧咧的說怎麼來的這麼慢,

逗逗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按,

看到客人身上的刀疤和紋身,

逗逗十分害怕。

期間多次想找個藉口離開,

最終說自己感冒沒有力氣,

而且害怕傳染給他,這才得以脫身。

逗逗有找啊找啊,最終在游泳池發現靳遠 ,

並一路小心翼翼的跟著,生怕被發現。

他們來到休息室,這時突然一聲巨響,

靳遠下意識的把逗逗按在柱子上,

隨後埋伏著的幾個警察抓捕住

幾名正在交易的毒販,

也把一直跟著逗逗的喬樑

當成嫌疑人帶回警局。

 

 

第3集劇情  靳遠調查毒包裹

警察找上門來想調查一下靳遠,

問了關於公文包和逗逗的事,

靳遠說去麗都是為買一副朋友的畫,

那槍是一把玩具槍,

因為朋友喜歡收藏槍,準備送給他,

並不知道跟他一起的女服務員是誰,

可能是因為當時現場太慌亂了,

所以沒有注意到。

但是警察並沒有死心,

開始悄悄的跟蹤靳遠,

但是被靳遠發現並甩掉。

靳遠到少陽家看望逗逗,還買新衣服,

逗逗大發雷霆,希望能給她一個交待,

靳遠答應三天之內會還她清白。

 

 

第4集劇情  靳遠欲證逗逗清白

逗逗和少陽在家聊關於靳遠的事情,

偶然得知靳遠七年前

因為把別人腿打斷了而坐過牢,

逗逗想起他們最後一次見面的場景。

少陽看見逗逗在倒立,

說靳遠也經常倒立,

又想起大學的時候自己讓靳遠倒立

最後靳遠卻摔了一跤的事情。

喬樑為了更快的調查出靳遠身份,

說服黃隊發出對譚逗逗的協查通報,

靳遠答應逗逗一定會給她清白,

逗逗讓靳遠立刻帶她去證明清白,

但是靳遠的事情還沒有辦完所以不能去。

安娜查到是羅祕書的老闆

為了除掉他所以安排的這個事件,

而逗逗的存在請私家偵探很容易就解決。

逗逗在少陽睡著後,找到他的平板電腦,

登陸自己的微信,向很多人求救,

其中就有在火車上偷加逗逗微信的喬樑。

 

 

第5集劇情  逗逗答應做臥底

逗逗在戒毒所瞭解到毒品的危害,

答應警察的要求,並帶著監聽器回少陽家。

逗逗跟靳遠說自己這些年有多麼慘,

靳遠向逗逗保證一定會給她清白,

讓她回到原來的生活,少陽見氣氛壓抑,

提議一起來玩鬥地主,逗逗說要搧耳光,

靳遠不忍心打逗逗所以故意輸。

但是因為靳遠一番真情流露,

逗逗最終沒有把監聽器放進靳遠口袋。

少陽家外面的警察也是一無所獲。

知道當天靳遠會幹壞事的逗逗裝病,

想拖住靳遠不讓他去幹壞事,

在病房逗逗把監聽器放進靳遠口袋。

 

 

第6集劇情  靳遠承認寄毒包裹

逗逗為救靳遠,

耳朵被子彈擦傷送到醫院,

喬樑和小毛一行人接她回警局。

靳遠坐著警車來到警局,

禁毒大隊瞭解情況後,才知道這是

警察和靳遠合作破案,靳遠是功臣。

靳遠被緝毒大隊找來了解毒包裹情況,

認為這件事是同行眼紅所以來陷害他。

被警察找來的孫二寶一口咬定

就是靳遠本人寄的包裹。

喬樑發現,在醫院不讓自己走的醫生

竟是黃隊的女兒黃馨月,

警察把逗逗和靳遠送去看守所,

靳遠為了逗逗,承認包裹是自己寄的。

他們又返回警局。

喬樑到醫院補繳住院費,

工作人員卻說黃馨月已經繳過了,

正巧在回去的路上發現黃馨月

正在和她的前男友吵架,

喬樑捧著一把花上去幫馨月解圍。

 

 

第7集劇情  幕後黑手蔡炳琨

山炮和羅祕書被炸彈炸死,

在屍體被抬出來的時候

有個人鬼鬼祟祟的看死者的面貌,

引起警察的懷疑,

他還去爆炸現場找東西,

沒想到被警察發現。

孫二寶向警察說出寄件人是羅祕書。

面對種種證據,常致遠也招供了。

因為自己眼紅靳遠的觀澄拍賣

幾年就超過自己的大藏拍賣行,

這讓自己非常沒有面子,

再加上羅祕書的計劃讓他十分心動,

就答應羅祕書,並且交給他去完成,

沒想到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蔡炳琨提前出貨是為了幫靳遠洗白,

他安排一些老朋友幫忙,

參加大藏的拍賣會,拍走一些藏品,

打消警方懷疑他們透過觀澄洗錢的事。

 

 

第8集劇情  喬樑向馨月求婚

老汪覺得逗逗跑掉

差點讓整個計劃付之東流,

但是坤叔卻認為

她跑的話就一定會來找靳遠,

那麼局面就永遠不會失控。

他們兩個一定會再續前緣。

喬樑請馨月小毛吃飯,

想讓馨月跟黃隊說讓他留下,

可是沒想到黃隊居然鐵面到

自己妻子生重病都不肯拿一絲一毫,

甚至馨月媽媽收了別人的錢,

說兩句好話,也被黃隊退回去,

還主動要求處分。

馨月媽媽的忌日,和黃隊一起來看。

喬樑為逗逗清白,自己承擔後果。

逗逗因為喬樑的原因也被放出來,

因為知道靳遠要來接她,所以想打扮。

靳遠到警局接到逗逗,逗逗十分開心,

因為她知道靳遠是幫警察做事,

靳遠也把手機還給逗逗。

靳遠把逗逗接到酒店洗澡換衣服吃飯,

這時逗逗正猜測誰是寄包裹的人,

想知道靳遠為什麼離開她,

想了解這七年來發生的一些,

但是靳遠表示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而且想讓她回北京,逗逗執意要留下。

 

 

第9集劇情  靳遠設計氣走逗逗

喬樑嘲諷馨月前男友,

馨月獲得大家的祝福。

靳遠帶逗逗見了安娜,

告訴逗逗安娜是他的青梅竹馬,

因為之前去美國,所以她不知道。

逗逗被靳遠氣走。

這時的逗逗沒有去的地方,

只能求救“黑貓警長”,

喬樑看到逗逗資訊,馬上幫她訂飯店,

並且坐車在街上找到逗逗。

喬樑跟逗逗聊了一會,逗逗幡然醒悟,

這事不可能這麼巧,

一定是靳遠隨便找了人在演戲。

說著就去靳遠幫她定的飯店。

逗逗約安娜聊天,

兩人說很多關於靳遠的事情。

 

 

第10集劇情  逗逗被坤叔綁架

喬樑要回北京,晚上和馨月吃飯,

席間喬樑說大家來北京我安排,

拜託大家幫忙照顧馨月。

大家調侃了他們一會兒。

這時喬樑看到逗逗發的在海邊的照片,

害怕她想不開做出傻事。

喬樑過去陪逗逗喝酒,聊了很多,

說很多關於靳遠的事情,

他們是怎麼認識的……說已經忘了靳遠了,

另一邊馨月向黃隊請求讓喬樑留在海濱,

可是黃隊的鐵面無私不是開玩笑的。

第二天一早決定跟喬樑一起回北京。

逗逗去靳遠的公司和家裡打算最後告別,

可是靳遠不在公司也不在家,

去到家裡的時候九叔說,

在家裡發現很多靳遠給逗逗寫的信,

一月一封,找了半天沒有找到,

逗逗已經放棄的時候,

九叔帶她去保險箱,

逗逗看到了保險箱裡面的兩袋冰毒,

然後就被抓到島上。

 

 

第11集劇情  靳遠深情表白逗逗

坤叔讓逗逗到島的目的

就是想讓逗逗嫁給靳遠,

對靳遠說,不是自己人,就是死人。

靳遠表示只要放過逗逗,做什麼都行,

而坤叔正是希望用她來控制靳遠。

靳遠為了救逗逗,說出一切都是坤叔安排,

這個人的能力之大是我們不能想像,

希望逗逗能按照坤叔的意思做,

嫁給自己,逗逗趁著靳遠不注意,

跑出房間,沒想到外面有幾個大漢,

手裡都拿著槍,靳遠及時趕到救下逗逗。

跟逗逗去民政局登記結婚,

逗逗一直很抗拒,但是九叔在她耳邊

輕輕說了一句話,她就乖乖的坐下來。

 

 

第12集劇情  靳遠道出七年前往事

坤叔在會議上表示

想把自己的位置交給靳遠,

遭到弟兄們的不滿,

他們認為靳遠的能力不夠,不能代替坤叔。

坤叔也解答了大家的疑惑。

散會後,靳遠去找坤叔,

他覺得自己不能擔此重任,

坤叔向他分析他最合適的原因,

說在靳遠身上能看到未來,

並且向靳遠講自己以前女朋友的事情,

除非逗逗完全變成自己人,

要不然得靳遠親手除掉這個弱點,

便放他和逗逗回家。

逗逗也知道靳遠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

但是自己永遠都回不去之前的生活。

靳遠沒有辦法,跟逗逗講自己過去的事情,

父親自己研究製造出毒品,

父親死後,父親手下的人都想要得到配方,

因此哥哥和母親被設計殺死。

 

 

第13集劇情  大海不服靳遠上位

喬樑來靳遠公司樓下找逗逗,

說自己找這麼多天,去哪裡了?

逗逗說自己已經和靳遠在島上結婚,

拿給喬樑一袋喜糖這才搪塞過去。

喬樑突然想起在島上發生的事情,

馬上回到局裡,認為自己看到蔡炳琨。

並且讓小毛找出蔡炳琨的照片給他看。

逗逗下廚做飯的時候,向九叔要自己的手機,

想要給家裡報個平安,

打完電話後偷偷的跟“黑貓警長”聯絡,

說了一句世事無常,生死離合。

這讓喬樑的懷疑做實。

喬樑跟警隊的人說在島上見到蔡炳琨,

黃隊決定上島探探虛實。

 

 

第14集劇情  逗逗想要生孩子

喬樑對於案件的執著得到黃隊的稱讚,

並給他講了自己身上發生的故事,

正是因為自己的一個判斷失誤,

而導致一名同事犧牲。

喬樑正式被借調到海濱禁毒大隊。

逗逗為了跟靳遠更親近一點,

於是扔掉靳遠睡覺用的沙發。

逗逗表示自己不想放棄靳遠,

想讓他金盆洗手,可以要一個孩子,

可能坤叔就會放過他們,

靳遠說自己不需要被拯救,

很享受現在的生活。

有一個匿名的號碼給逗逗發信息

說靳遠要去運送 50 公斤毒品,

想讓逗逗去制止他,逗逗偷偷上了島。

坤叔大海等人交待交易資訊和注意事項,

並且教靳遠怎麼用槍。

 

 

第15集劇情  逗逗欲舉報靳遠

蔡炳坤跟老汪解釋,

自己沒有信任靳遠,而是要利用他。

全海濱能讓海面流通毒品的人

就只有三個,如果靳遠真的是臥底,

就一定能讓他的上線幫忙放毒品進來。

老汪追問蔡炳坤為什麼,

蔡炳坤回答海濱警方這些年

就一直找不到自己的製毒基地,

他認為警方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

老汪會心一笑明白蔡炳坤的用意。

逗逗在 KTV 裡找來陪酒女郎,

想試探自己是否對靳遠徹底死心,

當她看著陪酒女跟靳遠在一起點歌,

逗逗終於明白自己還是深愛靳遠的。

 

 

第16集劇情  靳遠替坤叔走貨

警方沒有接到任何譚逗逗的舉報,

黃偉忠與喬樑所在的小組陷入被動。

喬樑建議讓黃馨月代譚逗逗舉報,

黃偉忠並沒有表態,而是暗中安排

便衣警察化妝成小區物業,

借檢查電路為名潛入靳遠家摸清情況。

九叔稱靳遠帶著譚逗逗外出度假,

但桌上的手機卻顯示九叔說了謊。

因為靳遠要外出替蔡炳坤辦事,

逗逗被強逼到蔡炳坤的小島軟禁,

蔡炳坤對逗逗一意孤行要把

靳遠販毒的事捅給警察心懷芥蒂。

蔡炳坤對即將離開的靳遠表示,

自己要替靳遠“管教”一下譚逗逗。

靳遠離開後的譚逗逗,整天無所事事,

這天蔡炳坤趁著早餐時間,

逼問譚逗逗為何要想警方舉報靳遠。

譚逗逗心一橫,向蔡炳坤說明

自己愛著靳遠,為了盡到妻子責任,

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靳遠去犯罪。

蔡炳坤原本只是想搞清楚

逗逗是不是有別的身份,

聽到這種單純的回答放心。

 

 

第17集劇情  靳遠的真實身份

靳遠躲過了九叔的監視,

把喬樑的微信資訊發給劉局。

靳遠與劉局見面說明,

自己並沒有被蔡炳坤懷疑的事實,

並向劉局匯報販毒分子的情況。

劉局提醒靳遠有人要置靳遠於死地,

要靳遠注意安全。

靳遠告訴劉局這個人有可能杜大海,

劉局告訴靳遠喬樑與黃馨月見逗逗的情況,

懷疑公安內部有人與蔡炳坤有勾結,

並且提醒靳遠他的臥底身份並不能公開,

很有可能陷入孤軍奮戰的境地。

靳遠在跟劉局見面的過程當中,

把自己對譚逗逗的擔心跟劉局說了。

劉局表示只要把譚逗逗從島上弄出來,

自己就能安全地保護譚逗逗。

 

第18集劇情  坤叔清查內奸

蔡炳坤告誡大家要謹慎做人,

自己有證據坐實這個叛徒的身份,

第二天一定向大家公佈。

靳遠偷用蔡炳坤的手機

向劉局彙報蔡炳坤要排除內奸,

自己已經被隔離。

但蔡炳坤早已防備,

靳遠向外發送的資訊被攔截。

 

 

第19集劇情  逗逗替靳遠洗去嫌疑

蔡炳坤因為東北來的毒品原料而著急,

儘管懷疑靳遠是內鬼,

但他還是出於保護毒品原料的目的,

派靳遠潛回海濱。

一來,如果毒品原料出了意外,

可以藉機扳倒靳遠;

二來,如果靳遠是內鬼,

也一定會想辦法保住毒品原料。

靳遠走後,譚逗逗的態度緩和不少,

這反倒引起蔡炳坤的懷疑。

蔡炳坤藉機叫走幾個手下,

想聽少陽和譚逗逗的對話,

但並沒有什麼收穫。

靳遠告知劉局自己已經被蔡炳坤懷疑,

但警察中的臥底訊息也證實了。

 

第20集劇情  靳遠遭喬樑攔截

老汪讓靳遠離開原定計劃路線,

劉局安排大家前往更換路線區域。

喬樑卻感覺這是調虎離山的陰謀,

與毛小新一道返回告訴繼續追捕靳遠。

儘管劉局命令喬樑二人立即歸隊,

可靳遠的可疑行為引起喬樑的注意,

喬樑逼停貨車,但靳遠卻逃走了。

劉局幫靳遠包紮傷口,

靳遠堅持回到蔡炳坤處

繼續計劃並救出譚逗逗,

劉局表示支援,叮囑靳遠注意安全。

緝毒隊全員聚會,喬樑吞吞吐吐

要說一件在心裡藏很久的事。

所有人都認為是要和黃馨月表白,

但結果卻出乎大家的意料,

他是想要黃偉忠收自己做徒弟。 

 

 

第21集劇情  逗逗逃出海島

蔡炳坤借杜大海的死

告誡手下不要出賣兄弟,

眾毒販表示自己輕信杜大海,

蔡炳坤的告誡自己都深以為意。

靳遠請求讓自己帶譚逗逗離開。

譚逗逗看著殺人的靳遠,

心如死灰,她無法相信自己愛的人

這麼輕易地取人性命。

不管靳遠如何解釋,

譚逗逗都不願意原諒靳遠,

自己一個人摘下靳遠送的戒指離開。

靳遠面對現實,心頭暗恨自己。

黃馨月和喬樑收拾著家務,

享受著彼此憐愛的感覺,

黃偉忠的突然到來打斷這片刻時光。

兩人相視一笑,彼此默契油然而生。

其實,兩人的關係只差一層窗戶紙。

經過懷疑靳遠的這一系列事件,

蔡炳坤陷入沉思,是自己判斷錯了?

還是靳遠真的沒問題,在事實面前,

自己不得不懷疑自己的判斷。

 

 

第22集劇情  靳遠坦白自己身份

靳遠因為和譚逗逗爭槍而被她誤傷,

靳遠無奈,只能向譚逗逗說明

自己是警方的臥底。

知道真相後的逗逗似乎換了一個人,

她最擔心的並不是真相,

而是靳遠陷入犯罪的深淵,

其他的一切也就不那麼重要了。

儘管靳遠一再拉著自己逃離眼前,

可執拗的譚逗逗覺得,

她應該站在這個男人身後,

成為他的後盾,支撐他要去完成的事。

逃離的靳遠和逗逗被懷疑是跑路了,

因而命令下面人見到二人無條件除掉。

靳遠告訴劉局自己應該完成任務,

有了譚逗逗做後盾,靳遠堅定地上島,

去面對自己的路。 

 

第23集劇情  靳遠騙過坤叔

原本想試探靳遠和譚逗逗的蔡炳坤,

告訴靳遠手裡的槍是沒有子彈的。

儘管兩人已經設計過將要發生的一切,

但在生死一線的遭遇後,

兩人更加堅定地支撐著彼此。

靳遠兩人的設計並沒有完全打消懷疑,

儘管老汪極力勸說蔡炳坤放寬心,

但還是接受蔡炳坤的建議,

繼續對兩人的調查。

譚逗逗抱怨靳遠的魯莽,

靳遠卻告訴譚逗逗自己成竹在胸,

藉此,靳遠還告訴譚逗逗

二人將會面對更多更艱險的挑戰。

早餐間,老汪告訴靳遠二人

可以離開島上回海濱了。

儘管知道這只是短暫的平靜,

但是兩人還是很開心。

 

 

第24集劇情  靳遠逗逗宴請喬樑

雖然喬樑追上了靳遠,

但面對靳遠胡言亂語的回答,

喬樑也無計可施。

喬樑追問天台上見面的人,

靳遠告訴他自己是去陶冶情操。

喬樑一腦袋包,只得作罷。

少陽被老汪注射毒品之後,

染上毒癮,但為控制少陽,

老汪警告所有毒品散戶不能賣給少陽,

少陽在毒癮折磨下又不想向老汪低頭,

只能默默忍受。喬樑請譚逗逗吃飯,

希望換另外一種方式獲得逗逗信任,

但耿直性格的喬樑

並不適合跟有點滑頭的譚逗逗過招,

你來我往,喬樑依然一無所獲。

譚逗逗在靳遠的幫助下,學習射擊。

 

 

第25集劇情  靳遠默默守護逗逗

從靳遠家出來後的喬樑一行人

對靳遠是否為毒販的身份產生分歧,

唯獨喬樑對靳遠的身份仍持懷疑態度。

在家中的靳遠因擔心自己不在

譚逗逗身邊時她的人身安全,

教譚逗逗幾招防身術,

兩人十分甜蜜溫馨。

回到宿舍的喬樑

因為靳遠身份的問題無心入睡,

打電話給黃馨月,希望她能夠

再帶逗逗去一次戒毒中心,

以打動逗逗的同情心,

或許能夠再為他們

提供些關於靳遠身份的線索,

馨月欣然答應,同時回想起和喬樑

一起在靳遠家時的甜蜜點滴,

不禁對兩人的關係產生幻想,

就在此時,喬樑發來的資訊

讓馨月對兩人的關係感到迷茫,

兩個矜持的人的感情發展

或許還需要更加直接的表達。

 

第26集劇情  喬樑馨月成功牽手

經過逗逗撮合,

喬樑馨月二人感情漸漸升溫。

此時在靳遠家中,

兩人在劉局給靳遠的資料中

推理出製毒集團半成品消失的秘密。

馨月邀請喬樑來家中吃飯,

黃隊因不希望女兒與警察交往,

而對於兩人的關係十分排斥,

遂離開家中。

逗逗見二人都十分矜持,略施一計,

讓喬樑說出對馨月的心意,

兩人又在逗逗的幫助下更進一步。

在馨月家中的喬樑,

機緣巧合下查看黃隊的電腦,

發現其最近一直與國外有密切聯絡,

感覺事有蹊蹺。

 

 

第27集劇情  內鬼疑雲殺機四起

靳遠、逗逗、喬樑與馨月一起吃飯,

商量關於黃隊反對喬樑二人的事情,

逗逗建議大家打起精神來,

四人隨即決定去 KTV 放鬆一下,

就在此時靳遠點了一首

電影《無間道》中的主題曲

並於喬樑一起唱著,在歌曲高潮處,

靳遠模仿大螢幕中梁朝偉的手勢,

以手做槍比向喬樑,

道出《無間道》中的經典對白

“對不起,我是個警察”,

二人的表情亦真亦假,

靳遠的語氣彷彿很有深意,

逗逗也若有所思,

但氣氛馬上轉換為輕鬆嬉鬧。

此刻黃隊在警局表情悵然若失,

在與小毛的對話中,表達雖然不想

讓馨月嫁給警察重蹈自己覆轍,

但又希望馨月能夠和喬樑去北京,

覺得自己萬一哪天不在人世,

女兒也算有人可照料,神情悲涼。

 

 

第28集劇情  靳遠將計就計反擊

被馨月抓了現行的喬樑十分慌張,

爭吵中馨月認為喬樑接近自己

只是為了調查自己的父親,

悲傷與憤怒下將喬樑趕出家門,

兩人關係就此破裂。

九叔潛入靳遠逗逗房間欲殺害二人,

卻被喬樑打給馨月的電話打斷,

二人遂出門前往酒吧,

見到失意喝醉的喬樑,得知事情經過。

同時,坤叔運毒的貨船

因港口被警察重重包圍而無法進港,

喬樑的存在使坤叔無法求助黃隊,

老汪開始視喬樑為眼中釘,

同時坤叔認為靳遠又有利用價值,

因此,回到家中的二人逃過一劫。 

 

第29集劇情  靳遠使計誣陷喬樑

警隊裡大家一起觀看追悼的紀錄片,

劉局在門外遇到黃隊,表明自己

“最無法容忍的就是被自己的戰友出賣”

並以這樣的態度以試探黃隊,

黃隊反倒提議全隊自查,

同時之前查到的境外號碼

被查出是黃隊在東南亞線人的電話,

致使劉局對黃隊的身份陷入思索。

坤叔這邊,靳遠的解釋也被一一證實,

使得他的身份又撲朔迷離起來,

在信與不信之間,雙方進行著鬥智鬥勇。

此時,坤叔對靳遠下令除掉喬樑,

進退兩難的靳遠找到劉局,

希望能夠商議出一個兩全的對策。

劉局認為能夠取得坤叔信任,

這個任務不能推辭,

情緒激動的靳遠萌生退出的想法,

但經過劉局勸導,為了緝毒的使命,

還是將任務進行了下去。

 

 

第30集劇情  黃隊會見坤叔

面對汪明源的處處懷疑與發難,

靳遠明確地表達此刻非殺喬樑的時機,

並指出自己設計讓喬樑入獄,

是為了消除對他們販毒行為的干擾,

又一次暫時獲得坤叔的信任。

靳遠漸漸發現少陽精神恍惚,

欲帶他去醫院檢查,藉口走開的少陽

被老汪的人接到,詢問陷害喬樑一事,

少陽在良知與毒癮中苦苦掙扎著。

毒癮發作的少陽街邊偷偷吸食毒品,

此舉動被在旁暗中觀察的靳遠發現,

回家後靳遠告訴逗逗此事,

並讓逗逗以後注意警惕並且保密。

 

 

第31集劇情  坤叔正式讓靳遠接班

在這次運輸毒品的行動中,

各方都小心行事,局勢驚心動魄。

與坤叔通話後,黃隊得知自己或將身處險境,

向馨月發訊息說自己將暫時離開一段時間。

靳遠按照指示走進坤叔製毒基地深處,

武警們也在劉局的指揮下跟隨靳遠達到門口。

與此同時,坤叔向靳遠展示著

製毒基地裡的各種設施及製毒過程。

靳遠找到一個單獨行動的時機,

打算將之前放置的跟蹤器拿回,

差點被汪明源發現,可謂是險象環生。

就在此刻,劉局忽然接到電話,

要求全體停止行動,隨即終止行動。

此時黃隊已到達機場準備跑路,

接到坤叔電話得知警察並未行動,

坤叔大喜,認為靳遠不是臥底。

逗逗滿心歡喜收拾好行李

打算等靳遠回家雙宿雙飛,

誰知靳遠回來的同時,

老汪也在,頓時心感不妙,

靳遠拉她的手,逗逗瞬間冷靜配合。

 

 

第32集劇情  逗逗阻止靳遠出國

靳遠家飯桌上眾人舉杯慶祝,

逗逗藉口上洗手間,獨自躲在廁所痛哭。

坤叔與靳遠在陽台交談,

言語中透露希望靳遠拉劉局入夥的意願,

並且實話告訴靳遠,

他深知國內生意已無法進行,

其實已做好將國內攤子交給靳遠,

而自己在T國做生意的準備,

而本次準備投靠的對象“僕刀”

其實就是靳遠的殺父仇人張定邦,

靳遠頓時情緒激動,要求去見張定邦,

但被坤叔拒絕,靳遠只得忍耐。

送走坤叔一行人,譚逗逗與靳遠深談,

表達自己的失落與希望落空之感。

深夜,靳遠回憶起七年前父親被殺,

自己險遭暗算的情景,輾轉難眠,

逗逗也只得抱住靳遠,兩人無言。

 

 

第33集劇情  逗逗體檢發現懷孕

不料坤叔不讓逗逗前往北京,

而是打算讓逗逗在海濱本地進行產檢,

並已經聯繫好一位產科專家,

在手下的陪同下前往醫院做產檢。

本想伺機逃跑的逗逗被逼做產檢,

哪知自己真的已懷有身孕,

得知消息的靳遠馬上趕到逗逗身邊,

兩人激動地擁抱在一起,

靳遠看著超音波感動得流淚。

逗逗深情地期望靳遠不要再去T國,

靳遠紅著眼眶不發一言。

對於坤叔來講,靳遠的這個孩子,

也成了他遏制靳遠最好的方法。

回到家後,靳遠語重心長地與逗逗深談,

表達此次去T國的意義

以及對於他們未來的美好展望,

逗逗終於被說服,盼望靳遠事成回國後

兩人能夠過上安穩日子。

此時,喬梁向劉局表達自己對黃隊的懷疑,

但劉局表示,還是讓喬梁在警局再待一段日子,

就當是執行特殊任務。

 

 

第34集劇情  靳遠進行換貨計畫

警隊裡,黃隊在吃飯時告訴劉局,

現在傳言劉局在澳門賭場輸錢的事,

兩人愈談愈激烈,險些吵起來,

就在此時馨月出現,二人才暫時作罷。

來到警隊的馨月,

探望正在關禁閉的喬梁,

表達對喬梁清白身份的信心,

同時問起喬梁關於懷疑黃隊的緣由。

面對馨月的逼問,喬梁左右為難

卻苦於無法告訴馨月實情,

只求馨月相信自己和自己對她的情感。

在父親與愛人面前,馨月倍感困惑,

她在兩人中間陷入兩難情感,

急於求得一份答案卻不得,很是苦悶。

坤叔到達T國與張定邦會面,

一陣寒暄過後,二人決定共同合作。

 

第35集劇情  假貨暴露 坤叔大怒

在送少陽去戒毒所的前一晚,

大家在靳遠家吃烤全羊,

聊起靳遠和少陽之前發生的有趣故事,

大家都表示永遠不會放棄少陽。

第二天,戒毒所的人派車來接少陽,

可少陽看到穿著白大褂的人來帶他

感覺十分恐懼,控制不了自己,

最後讓靳遠拿皮帶把他捆住才被帶走。

靳遠為了給警方換要送往T國的BH99,

故意買烤全羊給大家吃,來拖延時間,

在送貨之前轉移完畢,

最後將一船假貨運往T國。

 

 

第36集劇情  靳遠上級消失

張定邦邀請蔡炳琨去吃飯,

定邦提出讓蔡炳琨交出配方,

在T國當地直接生產,省去麻煩。

蔡炳琨不同意,並表示

一週之內一定把貨送到。

黃隊在臥室給蔡炳琨打電話,

說自己利用澳門賭場的事

實名舉報劉立人,

希望蔡炳琨能讓靳遠永遠消失,

保證大家的安全。

這一切都被馨月聽到了,

馨月跟黃隊吵了一架。

黃隊晚上做夢,

夢到自己跟蔡炳琨在一起,

馨月喬梁等人在旁邊看著他們,

都對他特別失望。

 

 

第37集劇情  靳遠承認自己換貨

逗逗來警局找到喬梁,

向他交待靳遠的臥底身份,

並說明他與上線失聯,

要孤身前往T國。

知道這個消息的喬梁準備敲窗逃跑

被夜裡巡邏的警察發現。

逗逗告訴靳遠,黃隊父女不太對勁,

並且馨月一直不肯說

為什麼讓他們離開海濱。

靳遠通過逗逗給出的資訊,

推斷黃隊可能就是那個內奸,

但是這並不能影響靳遠要去T國的決心。

靳遠到T國,沒想到逗逗也跟過來。

靳遠向坤叔承認那一船貨是自己換的,

分析張定邦的目的,

以及輕易的把貨給他之後會帶來的後果,

張定邦是個貪心的人,

不能讓他牽著鼻子走。

而且他們看中的是張定邦的資源,

也就是他的銷售網絡,

這個信息除了張定邦還有誰知道呢?

就是賬房先生,只要掌控住他的賬房,

他們就可以得到更大的利益,

掌控全局,從而取代張定邦,

坤叔欣然接受了靳遠的提議。

 

第38集劇情  逗逗遭張定邦綁架

因為這次的談判不是為了成功,

而是為了知道賬房先生的信息,

坤叔故意拒絕張定邦提出的條件,

這讓張定邦十分生氣,

舉起槍來指著蔡炳琨,

正當坤叔等人有生命危險的時候,

靳遠突然冒出來拿槍抵住張定邦,

靳遠沒有因為自己的怨氣開槍,

而是用張定邦作為人質,

開闢出一條安全的道路,

這樣他們才得以逃走。

張定邦大怒,讓屬下幹掉他們,

蔡炳琨回去後立刻換了住處,

逗逗因為要找張定邦的老巢

手機又沒電,所以跟靳遠斷了聯繫,

逗逗透過司機的意思,

找到張定邦老巢的地方。

 

 

第39集劇情  靳遠再遇喬梁

喬梁送貨的時候

在後廚發現正在幹活的逗逗,

向她交待一些事情,

並保證一定會救她出去。

靳遠在張定邦的賬房家等著他,

因為靳遠在他的電腦裡發現

他跟別人黑張定邦的部分資產,

再加上為了家人的安全,

賬房先生最終選擇妥協,

解決靳遠的一些疑問。

靳遠離開後,賬房聯繫張定邦的人,

要他們去追殺靳遠,

幸虧喬梁及時趕到開車把他接走。

但是賬房先生因為這件事

遭到張定邦的懷疑,導致一家被殺。

靳遠和劉局見面,

向他匯報近期的情況,

並和喬梁商量應該怎麼營救逗逗。

靳遠向坤叔匯報賬房一家

被張定邦殺死的噩耗。

 

 

第40集劇情  交換人質救逗逗

張定邦準備打斷逗逗一條腿的時候,

蔡炳琨的電話打了進來,

說這次靳遠來是帶著一船貨來的,

勸他不要輕舉妄動,

並說一些誘人的條件來穩住張定邦。

另一邊喬梁又一次

透過送貨員的身份進入張定邦老巢,

送來一盆裝有信號器的蘭花,

被逗逗發現,逗逗急中生智,

說自己想要一盆花,讓廚師拿來。

她在盆裡發現信號器,跟警方取得聯繫。

老汪和靳遠去找張定邦的妻兒所在地,

逼迫之前有過合作的毒販說出

他兒子十分喜歡飛機模型,

靳遠就在當地擺賣飛機模型的攤位,

引來一群小孩的圍觀,

其中的一個孩子說這些飛機他都有,

而且還有兩個保鏢保護著他,

靳遠就斷定他是張定邦的兒子,

就跟著他回住處,並抓住他和他母親。

 

第41集劇情  靳遠欲逼坤叔現身

張定邦落入到警方手裡,

蔡炳坤下落不明。

靳遠並未因此松一口氣,

而是決定返回到蔡炳坤的團隊,

尋找蔡炳坤的下落。

靳遠召集九叔一行人開會,

大家以為蔡炳坤死在張定邦手裡。

靳遠提出接替蔡炳坤,帶領繼續販毒。

九叔帶頭發言,認可只有靳遠

才有資格接替蔡炳坤的位置。

蔡炳坤悄悄回到島上,

派心腹監視靳遠的一舉一動。

靳遠為了引誘蔡炳坤現身,

向劉立仁要警方收繳的毒品,

並大量生產,銷往東南亞。

九叔彙報靳遠的一舉一動,

擔心蔡炳坤的家業被靳遠吞掉。

 

 

第42集劇情  喬樑試圖說服黃隊

九叔為了試探靳遠肩上的槍傷是否屬實,

在端菜的時候故意按到靳遠的肩,

幫他包紮傷口,發現確實有槍傷。

被警方監視的黃隊

回家像往常一樣叫馨月的名字,

可是遲遲沒有回應,

他十分失落的坐在沙發上,

過了一會兒跟蔡炳琨通電話,

兩人約了見面談。

警方在黃隊家裡放監聽器

才知道原來黃隊跟蔡炳琨的電話

沒有監聽到的原因是因為反竊聽。

警方在他們見面的地方放監聽器,

並且監視著黃隊的一舉一動,

但是蔡炳琨沒有現身,

而且綁架了黃馨月,

讓黃隊查出靳遠是不是真的臥底。 

 

 

第43集劇情  釜底抽薪逼其出現

警方根據逗逗發來的照片

找到關押馨月的位置。

靳遠讓逗逗第二天拖住九叔,

不讓他離開家,為警方爭取時間,

兩人決定以後一起荒廢人生。

第二天一早,靳遠出發,

逗逗不捨的抱住靳遠,

靳遠說自己一定會回來的。

靳遠出發前給喬梁打電話,

約定任務結束後一起喝酒。

靳遠來到製毒基地,

表明自己要搬走的想法,

讓大家做出自己的決定,

留下還是離開。

 

第44集大結局劇情  少陽救逗逗遭槍擊

靳遠跟著蔡炳琨穿過密道,

上了蔡炳琨準備逃跑的船。

靳遠讓蔡炳琨跟他上岸,

蔡炳琨用利益誘惑靳遠未果,

兩人進行一番打鬥,並互相開槍,

而蔡炳琨給靳遠的護身符擋住子彈。

知道自己不可能逃走的蔡炳琨

按下引爆這艘船上炸彈的按鈕,

靳遠縱身一躍。

被逗逗拖住的九叔因為聯繫不上同伴,

確定靳遠警察的身份,想要殺逗逗,

正巧剛從戒毒所出來的少陽趕到,

打暈九叔,詢問逗逗發生什麼,

不料這時九叔醒來,

少陽為了救逗逗被九叔槍擊。 

 

 

資料來源:愛奇藝台灣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水星人 的頭像
水星人

水星人的怪咖時代

水星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